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第一序列 > 《第一序列》正文 549、反噬

《第一序列》正文 549、反噬

 熱門推薦:
    如果任小粟在場,就會立刻明白,這位姓李的超凡者,他的能力竟是復原一個地方之前發生過的事情。

    那一片白霧中,一片片光影里,火種公司和‘王從陽’的動作分毫不差。

    “李先生,再往前溯回一些,我們還想看清始末,”周氏軍官說道,旁邊有人架好了攝像機,準備記錄下這些畫面。

    李先生點點頭,霧里的光陰仿佛在倒放似的,動作都有些扭曲了。

    這霧里光影一直回溯到火種公司挖掘地面、‘王從陽’剛剛出現的時候。

    李先生搖搖頭:“只能回溯這么多了,而且幸好這里人不多,不然我連光影都無法凝聚。”

    “好的,辛苦您了,”周氏軍官客氣道:“還請您的助手翻譯一下他們在說什么。”

    李先生旁邊已經有會讀唇語的助手站到了人影旁邊,火種公司的人嘴巴一張,他就會立刻依靠對方的口型,把語言翻譯出來:“王從陽是吧?蒸汽列車呢?”

    “行,確認身份,等會兒資料挖出來之后……”

    火種公司說的話被一句句翻譯出來,從始至終,光陰里的‘王從陽’都沒說過一句話。

    緊接著,他們商量殺掉巡邏部隊,然后‘王從陽’則帶著火種公司成員上車離開。

    光影到這里便停滯了,似乎這位李先生的能力到了極限,只是最后一幕時出現了意外,只見樹林里竟然又鉆出了一個極其模糊的人影,扒在了車皮上面,跟著火車離開。

    “這是誰?”周氏軍官詫異道:“之前沒有看到他,他躲在哪里了?”

    李先生的手指向旁邊樹林:“他一直都躲在那里,因為沒有出現,所以咱們也沒有看到。”

    “奇怪了,這個人到底是誰啊,是要跟蹤火種公司的人嗎,安京寺的人?”周氏軍官皺眉道:“只是李先生,為何看不清他的樣貌啊,連身上都好像另外蒙上了一層霧似的。”

    李先生自己也感覺有些奇怪,他走近了仔細打量著扒在車皮上的任小粟身影,對方身上確實蒙著一層霧,讓人看不清樣貌與衣著,只能看出來是個人。

    “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啊,”李先生奇怪道:“這人為何這么特殊?”

    “我們在附近的地面上發現了血跡,卻沒有發現尸體,而且蒸汽列車并沒有駛出公園,”周氏軍官說道:“所以我們懷疑,這蒸汽列車開走之后,在公園里又發生了什么事情。您能不能多顯現一些光影出來,讓我們看看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

    李先生搖搖頭:“一天只能使用一次,明天再用的話,時限也已經過去了。”

    “那能不能想辦法看清這個模糊的身影,我覺得他可能是這次事件里的關鍵人物,”周氏軍官問道。

    “我盡力,”李先生說道。

    此時,那輛蒸汽列車就停在他們面前,光影里的任小粟還保持著剛剛扒上車皮的動作,就像是一幕電影被人按了暫停似的。

    李先生站在任小粟身前,抬手又是揮出一片光影來,似乎想要把任小粟身上的那層白霧給驅散掉。

    只是當那片光影飄落到任小粟身上時,卻見那模糊身影忽然動了,光影里,蒸汽列車還處于被暫停的狀態,唯獨任小粟轉過頭來平靜的注視著李先生。

    那眼神冰冷卻極有震懾力,對方只是這么靜靜的注視著,李先生卻感覺自己像是被猛獸盯上了一樣。

    那片模糊的身影里,只有這一雙眼睛清晰無比!

    李先生噗的一口鮮血吐出來,頹唐的倒在地上:“不行了,看不清!太奇怪了,這人到底是誰,為何能反噬我的能力!?”

    周遭一片嘩然,大家都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以往李先生幫忙辦案的時候,可是無往不利的,想要找點犯罪分子,簡直輕而易舉,可這次卻失敗了,而且李先生竟然還遭到了反噬。

    要說這李先生的超凡能力來處也比較奇特,他本身只是一個普通的科研工作人員,結果妻子晚上下班被人搶劫殺害,以至于李先生痛不欲生,發誓要抓到兇手。

    可秩序司的人說,當天搶劫的地方沒有監控,這樣的兇手其實很難抓住。

    結果李先生自己就覺醒了,帶著秩序司找到了真兇的面目。

    后來李先生也沒有藏私,每天都會協助周氏處理一些比較棘手的案件,然后由周氏向他支付酬勞。

    因為他那光影只能看到面貌卻沒法聽到聲音的緣故,他還專門請了一位能夠翻譯唇語的助手。

    而現在,已經窩在酒店里的任小粟突然恍惚了一下。

    旁邊的周迎雪好奇問道:“怎么了老爺?”

    任小粟皺眉:“剛剛好像被人窺視著一樣,但很快那種感覺就消失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迎雪看了一眼窗戶,已經拉上了窗簾:“屋里沒有監控設備的,我檢查過了。”

    “好,”任小粟點點頭拿出了那十三個裝著資料的箱子。

    周迎雪立刻就驚呆了:“老爺,這是什么?”

    任小粟把今晚的事情大概給她講了一下,基本就是火種公司想要把實驗室資料運出去,而自己和對方發生了戰斗。

    周迎雪無語,原來一晚上發生了這么多事情:“我還以為老爺你只是去挖點東西呢,沒想到還發生了戰斗,這也太危險了吧。”

    “嗯,他們是挺危險的,”任小粟心不在焉的回答道,他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到了面前的資料上。

    “所以老爺,這里都是那個實驗室的資料嗎,”周迎雪眼睛亮亮的問道:“那咱們把這些資料賣出去,豈不是一輩子衣食無憂?”

    “那也得有命花才行,”任小粟平靜說道:“你一賣,必然會有很多人盯上你,火種公司恐怕也要把你追上天涯海角吧,別覺得自己能做的密不透風,這世界上就沒有不透風的墻。”

    所以,任小粟真要賣這實驗室資料的話,他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178要塞,但他不確定178要塞對這東西感不感興趣。

    另一個,則是慶氏。

    只有賣給這兩家,任小粟才能放心。

    ……

    求月票呀求月票~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