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泰坦與龍之王 > 《泰坦與龍之王》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扭一扭,甩一甩

《泰坦與龍之王》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扭一扭,甩一甩

 熱門推薦:
    “維克多失蹤了?”驟然得知這個消息的穆瑞亞微微一愣,然后臉上露出了饒有興致之色,“這所謂的失蹤應該是家族無法確定他的位置吧?”

    “是的,自從維克多從醫院的醫療艙蘇醒,然后離開醫院之后就再也沒有人看到他了。”派斯管家點點頭。

    “所以他這是在玩離家出走這一類的戲碼?”穆瑞亞的臉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因為他感覺不錯,不出意外的話,這小伙子離家有八九成的原因大概就是因為他了。

    “是的,現在家族正在搜尋,預計太陽升起來之前就可以確認他的表情。”派斯管家的臉上露出了理所當然的表情。

    在紫荊聯邦,只要政府還有其余三個家族不出手干預,道格拉斯家族想找一個人,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唔,可能是因為我這段日子將他逼得太緊了吧,這樣吧,這件事情我來處理,家族就不要將資源浪費在這方面了。”

    “你確定?”派斯管家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你想怎么處理這件事情?”

    “還能怎么處理?他是我的學生,作為老師,我當然是將他帶回來,當然,我還需要給他進行一番心理輔導。”

    “你想怎么給他進行心理輔導?”

    “他現在無非就是覺得現在的訓練太過于殘忍了,不想承受這一切,所以離家出走。其實解決這個也挺簡單的,讓他了解一下現在我的訓練對他未來的重要性就行了。”

    “具體你打算如何實施?”派斯管家的眉頭擰在了一起,他總有一種不妙的預感,當然不是針對他自己,而是針對那位被逼得離家逃跑的孩子。

    “這個到時候看情況吧,因地制宜。”

    “我希望你不要亂來,這孩子已經被你折騰的夠慘的了。”

    “反這不是你們的要求嗎?如果不把他們折騰慘的話,你們也不會讓我來了。”穆瑞亞敲了敲桌子提醒道。

    “……”老管家默然無語。

    ……

    “終于逃出那個鬼地方了,擺脫杰洛斯的魔掌了,自由的空氣。”一條空曠的公路上,一輛造型無比張揚,酷炫的紫色跑車飛馳騁著,一位俊朗的少年在駕駛室上興奮地大笑著。

    這笑完之后,這位少年的神色又迅速地低落,因為他知道自己逃離那座莊園只是暫時的,他很清楚自己背后的家族擁有著怎樣的力量,說不定他現在的位置已經被確認了。

    “不管了,能瀟灑多久就是多久,被抓回去不管受多大的處罰,也不會比接受杰洛斯那個家伙訓練更慘了。”

    但很快維克多又樂觀起來了,因為在他的三觀之中接受穆瑞亞的訓練基本上已經是世界上最悲慘的事情了,應該不會再有比那更慘的事情發生了,所以不論做什么,他都不怕了。

    但是令維克多感到驚奇的是,當他開車回到家之后,都沒有人趕過來攔截他,于是他帶著一種興奮,忐忑而又不安的心情,敲開了自家的房門。

    “兒子,你怎么回來了?怎么不提前說一句?”開門的少婦看到站在外面的少年,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之色,“來來來,趕緊進來吧,看你這樣子累壞了吧。”

    “你怎么回來了?”維克多進到屋里之后坐在沙發上的本尼特抬起頭來,雖然問出跟他母親一樣的話,但是語氣卻截然不同。

    “我剛剛出院,就想回家看看,然后我就回來了。”維克多說出自己跑回家的理由,他沒有試圖撒謊,因為他知道,這根本就騙不到他父親。

    “你又住醫院了?”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聽到自己兒子這么說,男人心中也有一絲心疼,畢竟是自己生下來的兒子。

    “對。”維克多有些恨恨地咬牙回答。其實,杰洛斯訓練他們的方法很簡單,就是戰斗,沒有什么其他花里胡哨的東西。

    但就是戰斗,他每一次都被虐得體無完膚,平均打個兩三天他就要進醫院躺一次,這么打,誰受得了?

    “這次回家跟維恩管家說了沒有?”

    “沒有。”維克多非常老實。

    “哼!這么說你是偷跑出來的?不像話,趕緊給我回去。”本尼特怒哼一聲,心中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兒子跑了這么久才回家,剛剛到家屁股都沒坐熱的就趕他走,你這像話嗎?回去是要回去,但是睡一晚再回去也不遲啊!”

    “行,就一晚,明天早上天亮了,趕緊給我回去。”本尼特皺著眉頭想了想,終究還是心軟同意了。

    咚!咚!

    但就在這時,兩道清脆的敲門聲響起,頓時讓房間中的人臉色一變。

    “請問有人嗎?”一道正處于變聲期,而顯得有些清脆的少年聲音想起。

    “是杰洛斯,這家伙找上門了。”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維克多臉色大變,忍不住倒退幾步,然后摔在了沙發上。

    “什么人?”看到兒子露出如此窘迫的姿態,本尼特臉上露出不豫之色,然后轉身看向家門口的方向,出聲問道。

    “杰洛斯·道格拉斯,前來尋找我走丟的學生。”門外的聲音彬彬有禮地回應道。

    “果然是他這個惡魔,找上來了。”聽到穆瑞亞自報自己的名字,維克多的身體都開始發僵了,被揍了那么多次,他真的被打出了心理陰影。

    “維克多,我聽到你的聲音了,你果然在里面,我都站到你家門口了,不給我開下門嗎?”

    “這就是你的教官嗎?有意思,我倒是要見識一下,到底是個什么人物?能把你嚇成這幅模樣。”本尼特看了自己那狀態,有些丟人的兒子一眼,然后轉身向大門走去,知之后他看到了一位身材修長挺拔的黑發少年站在門口,微笑著看著他。

    “晚上好,本尼特先生,初次見面,我是你兒子的教官。”穆瑞亞向開門的中年人伸出了手,“方便請我進去坐坐嗎?”

    “請進!”本尼特抓住穆瑞亞的手握了握,然后讓開身子,請穆瑞亞進去。

    “小老弟,你怎么回事?”進門后的穆瑞亞一眼就看到縮在沙發上臉色蒼白,似乎被嚇得不能自主的維克多,“我有那么可怕?”

    穆瑞亞張開自己的雙臂,然后打量了一下自己,沒什么問題,就是一個干凈清爽,利落的俊美少年啊。

    “你有膽子翹我的課,也有膽子跑回家了,怎么現在見到我了就是這種狀態?”

    “你還翹課?”聽到穆瑞亞的話,本尼特一雙銳利的瞳孔頓時就落到了自己兒子身上,不怒自威。

    “就這樣的……”穆瑞亞面帶微笑的,將當時的情況跟他的父親說了一下,然后讓這位父親的臉色愈發冷峻。

    “我教十三個學生,就屬你的兒子是最不聽話的,也是最不安分的,這一次也只有你兒子一個人跑回家。”

    “混賬東西!”本來臉色還有些平靜的本尼特聽到這句話頓時就炸了,轉過頭就怒斥自己的兒子,“一天到晚喊苦喊累,怎么沒見其他人喊,怎么沒見其他人翹課?”

    “你沒看到那是你的事情,不代表沒發生,你又不知道私底下有多少人罵他的。”被自己父親訓斥的維克多小聲低估著。

    “哦?有人罵我?”穆瑞亞露出感興趣之色,“能跟我說說都是有誰嗎?”

    “你覺得我像是一個出賣隊友的人嗎?”

    “呵呵。”穆瑞亞笑了。

    “杰洛斯,家族選定你擔任教官,你必然就具備這種才能,能跟我見識一下嗎?”

    訓斥完自己兒子之后,本尼特的注意力還是落到穆瑞亞的身上,他對于這位看起來跟自己兒子差不多大小的少年非常感興趣。

    “你想要見識哪一方面的內容?”

    “我想看一看,你作為一名武道家,卻能夠擔任十三名星甲師天才老師的原因。”

    “這個倒是沒什么難度,最簡單直接的方式應該是讓你見識一下我的戰斗力,不過你這里的位置太小了,不方便施展,所以給你展現另一方面的。”

    穆瑞亞邁步走向維克多,然后看向了一臉緊張,似乎準備沖過來的少婦,“夫人,你不用緊張,我只是想稍微借用你兒子的身體展現一下我作為一名武道家的才能。”

    “你們看。”穆瑞亞抓住了想要躲閃,但是卻沒能成功的維克多,然后在這一對夫婦的注視下,

    咔嚓!

    他直接將維克多的胳膊給卸下來的,然后他在維克多驚恐的眼神中,抓著他已經失去控制的手臂,朝著夫妻倆甩了甩,甚至還扭了扭。

    “你……”

    “不用緊張,這只是一種技巧而已。”又在一陣咔嚓聲中,穆瑞亞將維克多的手臂給接了回去。

    “就是我們武道家擅長的,技巧,力量,掌控,洞察弱點。”

    “只是這種程度?”本尼特語氣有些平淡的問道。

    “看來你想看更刺激的,滿足你。”

    穆瑞亞伸出魔爪,抓住瘋狂掙扎的維克多,在一陣眼花繚亂的操作,將他所有的關節給卸掉了,然后在一旁少婦驚恐的眼神之中,穆瑞亞直接將她的兒子團成了球。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