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穿越之教主難為 > 《穿越之教主難為》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

《穿越之教主難為》正文卷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

 熱門推薦:
    春天的風暖暖的,太陽高高掛,鳥雀歡唱著在各處覓食,但人們的心卻不由自主的緊繃著。

    皇帝已經病了好長一段時間,皇帝已有春秋,這個年紀染了風寒,久久不愈,大家心里便有數了!

    白布等物什得準備起來了。

    國都中幾乎天天有喜宴,大家都怕,萬一,萬一國喪,不知道國孝要守多久呢!而且太子,也未必就是下任皇帝,畢竟大家都曉得,太子無子,身為皇位繼承人,光有女兒是不夠的,偏偏他家女兒們身子骨都不怎么健壯。

    叫人看著,懸哪!

    一眾皇子里,太子的能力是比上大不足,比下嘛!跟十歲以下的小皇子比,那是綽綽有余了,可堂堂太子跟小皇子們比能力?

    其他皇子們能力卓絕者眾,可惜沒投生在皇后的肚子里,否則也沒太子什么事了!

    但不得不說,投胎是門技術活啊!太子能力不行,可人家會投胎,皇后所出,那就是嫡出啊!

    名正言順的太子,誰敢不服?

    有,不服的人多了!可誰敢明白說出來?就是當今皇帝他也不好直言,他想撤換太子人選,畢竟太子是嫡,這一條就比長強多了!當今要想換掉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首先首輔他們就不干了!

    要換太子,為什么?太子對上孝敬恭順,對下友愛兄弟,能力不行,沒問題啊!不是有朝臣、輔官在嗎?而且諸皇子是干啥的?就是為皇帝分憂解勞的唄!難不成還需要皇帝親自上陣打仗不成?

    沒生兒子?那不是生了好些個女兒嗎?只要太子不是生不出孩子來,日后還是有可能生兒子的,太子妃身體欠佳,再不能生孩子了?那算什么,給太子多添幾個好生養的,等生了兒子,再抱到太子妃身邊養不就成了嗎?

    反正朝中支持太子的人有,支持各皇子的人也有。

    顯親王府正院三進內宅里,定國郡主坐在窗邊的大炕上,沉著臉端著茶聽她娘說話,她才坐完了月子,人還有些豐腴,原本秀美的鵝蛋臉,現如今卻是呈滿月狀,但神色看起來卻陰郁得很,看得出來她心情十分不暢快。

    也是啦!她與蔡建業懷孕的小妾斗上了,對方生下個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男嬰,她呢?她的女兒一生下來就跟貓兒似的弱小,微弱的哭聲被掩沒在她大哥的笑聲里。

    蔡府上下暗地里看她笑話的人可不少。

    她原不想嫁到蔡家,可是嫁都嫁了!只要這些人不來她面前礙眼,她也懶得管他們。

    反正她有郡主府可住,才懶得跟蔡府的人計較。

    但是,事與愿違,郡主府被撤了,就連她身邊侍候的人也都大換血,最最可惡的是,現在她身邊侍候的人,有大半是蔡家那老不死的兩婆媳給她的,一句長者賜不可辭,孝道壓著,她能不從嗎?她敢嗎?

    她可是已經害她爹被禁足府中,手里的差事、權柄全丟了個干凈,她的郡主府被撤,護衛隊被捋得一乾二凈,

    顯親王妃說了老半天,才發現閨女兒心不在焉,伸手拍拍女兒的手背,見她抬頭看自己了,才問,“你婆婆她們,沒……”沒找你的麻煩吧?可是顯親王妃知道這話是廢話,那對婆媳怎么可能不找女兒的麻煩呢?

    要不是在讓女兒女婿圓房前,確定了女兒當時沒懷身孕,恐怕她們連孫女都不肯認吧?畢竟女兒傻到去跟個妾斤斤計較,還被人算計動怒以致早產。

    看看人家生的是個白胖兒子,自家閨女生的卻是個女兒,顯親王妃就恨,“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她們做鬼,偷偷的把我外孫子給偷換了?把那女人生的女兒偷換給你啊?”

    定國郡主揚眉怒目,“娘啊!你聽聽你自個兒說的話,我生產的時候,身邊不是你的人,就是兩個老太婆的人,就算她們想弄鬼,那你派去的那些人是吃素的,由著她們胡來不成?”

    要嘛!那也該是她的人去把那賤人生的孩子抱過來,而不是把她的孩子抱過去換了她的來。

    其實定國郡主自己都被自己攪胡涂了,不過她的產房里,有兩派人在,任何一方想弄鬼,都會被另一方的人看在眼里,那,還需要弄鬼嗎?大可光明正大的換小孩嘛!

    把人家健康白壯的兒子變成自己生的,是有可能的,就算定國郡主再怎么瞧不上丈夫,但生兒子總比生女兒強啊!總不至于把自己健壯的兒子,換成人家瘦弱如貓的女兒吧!

    顯親王妃倒不這么想,生兒生女,不僅僅對正室很重要,對妾,也很重要,正室就算生女兒,日后為了兩個家族著想,就算再不愿,夫妻兩個還是得為生嫡子而努力。

    但妾室,如果第一胎生了女兒,一旦失寵,就別想再懷上孩子了。

    女兒長大出嫁,就成了外姓人,等妾室年老且夫郎過世之后,等著妾室的,除了正室的清算,再有就是得仰人鼻息,看當家嫡子的臉色。

    可要是生兒子呢?等兒子成親,夫郎過世,要分家的時候,有兒子的妾,是可能被兒子接過去奉養的。

    還有就是,如果妾生的女兒身體不健壯,府里不太可能為一庶女傾盡所有,倒是正室有可能為嫡女付出一切。

    顯親王妃合理懷疑,她女兒生的是兒子,而那個妾室生的才是女兒,妾室知道自己腹中胎兒幼弱,生下來后可能養不活,那為給孩子搏條生路,所以她故意激怒正室,以使兩個孩子同時發動降生。

    家里同時有兩個孕婦發作,最好是就近擺在一起接生,如此,不止產婆照看得來,仆婦們送熱水什么的,也就不用分送兩地,進而耽誤事情。

    那妾室端的是好算計,可惜錯算了一事,定國是郡主,她身邊侍候的人,雖有大半是蔡家老太太婆媳給的,但顯親王妃也撥了人放在女兒身邊,蔡家人也許想要省事些,但顯親王府來的人卻絕對不允許,一個妾室和自家郡主同室生產。

    尤其她們郡主還是被對方氣到動了胎氣的,要是她事后知道此事,怕是把她們這些侍候的人全剜了,也還不消氣。

    自家女兒自家了解,顯親王妃嘆氣,要真讓她查出來,女兒生的是孫子而非孫女,她拚著這條命不要,也要把蔡家掀翻了。

    稍晚,劉二向黎淺淺回報當日監視之事時,她看到了顯親王妃派人查問,定國郡主生產那日的事情時,不禁笑了起來。

    劉二好奇探頭看了下,也跟著笑了。“這事教主知道的。”

    “嗯,當日我就覺得奇怪,讓你派人盯著的,如何,這件事?”黎淺淺只記得派人盯著,后續的事情,她就忘記去關注了。

    劉二笑彎了眼,“這事還真被顯親王妃料中了,不過,起意做這件事的,不是那個小妾,那個女人膽子小又沒主見,全靠別人替她拿主意。”劉二搖頭苦笑,“其實她才是最辛苦的那個。”

    黎淺淺點頭同意,“我了解,她應該早就把孩子生下來了吧?是靠藥壓著,不讓孩子出生?”

    “是,要說那個韋長玹,還真是個鬼才。”劉二說到了孩子足月卻用藥壓著不讓生,就不得不提到韋長玹此人。

    黎淺淺聽到劉二又說到這個人,不由訝然,“這個藥,又是他煉的?”

    “可不是。”劉二嗤笑,“此人真是個鬼才。”劉二重申一回,“您說他要不是把心思全放在這些邪門歪道的藥上頭,他的成就會不會不僅僅如今日這般?”

    黎淺淺想了想最后搖頭,“這可不好說,也許他的聰明才智就全在這上頭了。”她笑了下,“真要叫他把心思放在正道上,興許他還當不得人家稱他一聲神醫呢!”

    劉二又道,“蔡家這些人膽子還真是大,當日那名妾室去招惹定國郡主,其實并不是她出頭,而是蔡老太太身邊的一個婆子出的頭。”

    婆子扶著那個小妾,故意走到定國郡主面前語帶挑釁,定國郡主本就是個無風尚起三層浪的人,遇上有人針對自己來惹事,她怎肯放過,尤其是那女人挺著肚子跑到自己跟前來耀武揚威,她要忍了,豈不是認慫?

    當然不能忍。

    于是就如顯親王妃所想,蔡家正她所想,是打算讓兩個孕婦同房生產,不過被定國郡主的人所拒,于是乎蔡家人退而求其次,在同一個院子里生產好了,免得產婆跑來跑去累著了。

    只要不在同一個房里生產就行,于是定國郡主的人答應了。

    然而人家是有心故意算計,她們是無心也不知要防備,于是在她們不曉得的時候,孩子被人調包而不自知。

    其實最大的破綻是,一個生男一個生女,但要是經手的產婆也被收買了呢?產房里除產婆就是府里侍候的嬤嬤們,蔡老太太的人故意排擠顯親王妃派來的人,事后一句她們擔心郡主的孩子,顯親王妃的人就無話可說。

    誰讓郡主與人起沖突,最后導致自己和對方一起動了胎氣呢?

    所有定國郡主這邊的人,包括她自己,都以為是她這方的過失,不知道其實對方是故意挑她的話頭刺激她的。

    定國郡主很強勢,火爆脾氣,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弱點,要找事一挑一個準,就是事后,她娘問起來,她還以為全是自己的錯,不該脾氣這么爆烈,像爆竹似的一點就爆。

    一開始蔡家人全都以為那個小妾懷的也是男孩,只不過胎里弱,畢竟她原本為外室,蔡建業與郡主圓房后,又被打了一頓,自然就沒往外去,他自個兒都受著傷,哪有心思去管外室的死活。

    外室懷孕之后,得意欣喜不已,想著母憑子貴,一旦蔡家知道自己懷了孩子,肯定會歡歡喜喜的把自己迎回去。

    她懷孩子沒啥反應,能吃能睡,于是就卯起來吃喝,又扯布料給自己和孩子做衣服,她本就不是個會過日子的,大手大腳習慣了,誰知錢快用完了,蔡大爺猶不見人影,她只得由奢入儉,想把之前買的布料退回去換錢,可料子都被她和丫鬟給裁了,怎么退?

    最后只得拿才買回來,還沒來得及吃的補品如燕窩等物去退,如此一來,她也就只能吃白飯配咸菜了。

    后來蔡大爺總算想起她來,他出不來,派小廝來看她,才曉得她有喜了。

    蔡家人欣喜若狂啊!總算等到他有孩子了!

    真是可喜可賀!

    但是問題也來了,定國郡主得知外室也懷孩子了,她能開心能高興?自然不能,夫妻兩個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

    三番五次動了胎氣,然而定國郡主自幼就得太醫院精心照料著,懷孕之后,更是有宮里的嬤嬤細心看護著,就算屢動胎氣,孩子還是很穩的待在她肚子里。

    而外室進門為妾的王姨娘,雖然有蔡老太太婆媳派去的人照料,但她身子骨本身就底子差,懷胎之后,先是暴飲暴食補過頭,后是要啥沒啥,胎兒因此受了難,出生之后產婆一看,都有些懷疑,要將他們兩調了包,真不會有人起疑嗎?

    一個生得如此壯碩健康,另一個弱小哭聲似貓啼,產婆看著都覺得顯親王府的人一看,就會發覺不對吧?

    產婆沒想到的是,蔡家上下全是幫兇啊!

    孩子一出生就將人遣出去跑腿,又是使人去宮里送消息,又是派人去顯親王府通知親家,再不然就是借口屋里不夠暖和,派人去取炭。

    定國郡主累得睡死過去,渾然不知身邊侍候的人被使喚得團團轉,而顯親王妃派來侍候的人,忙累了兩天一宿,累都累癱了,完全沒想到,為什么蔡老太太要指使她們去通知親王妃,為什么派她們親自去取炭。

    大家想到郡主終于生娃了,她們解脫了,不用再被郡主嚇得半死,大家雖累得夠嗆,腦子也累得轉不動了。

    根本沒想到,蔡老太太指派給她們的事情,蔡家人多的是閑人可以去跑腿,根本輪不到她們好嗎?

    就在她們被指使得團團轉時,蔡老太太和蔡大太太婆媳兩,就光明正大的給兩個娃換了親娘。

    “不過也還好啦!至少都在一個府里,而不是拿外頭不知誰家的孩子來換走自家的娃。”春壽聽完慶幸的道。

    黎淺淺卻翻起白眼,說,“你可知身為郡主之女,和妾室之子,差別有多大嗎?”

    春壽哪曉得,茫然的搖著頭。

    葉媽媽拍拍她的腦袋,“郡主所出是嫡女,若郡主對蔡府給的待遇不滿意,完全可由她嫁妝來供養女兒,換句話說,原本先天不足的庶女,這下完全可靠嫡母嫁妝支應后天來補。”

    “而原是嫡子的男娃,因成了庶長子,日后他爹要是有出息,當上大官能封妻蔭子了,萌蔭輪不到他這個庶長子,有可能獲得萌蔭機會的,是他同父同母同胞的弟弟。”

    “那對原本是嫡子的他,不就太不公平了?”

    “是啊!而且說不定郡主還會因為不知那才是她生的,怕他太過出色,把嫡出的弟弟給壓下去,對他捧殺或打壓。”

    葉媽媽這話一出,可把春壽嚇得不輕。

    “我還以為不過是無傷大雅的小事而已,畢竟那個小女孩身體不好,若能成為嫡出,郡主自會為了女兒傾盡所有救治她,倒是沒想到,如此一來,卻是委屈了那個本該是嫡子的男娃娃了。”

    春壽有點沮喪的道。

    黎淺淺看她一眼才道,“所以,這件事,咱們伺機給顯親王妃引路,不必摻和太多,雖然事情揭穿后,那女娃娃很可憐,不過誰叫她的祖母和太祖母做事不厚道呢!”

    至于事情揭穿了,定國郡主會不會和婆家徹底鬧翻,那就不關她們的事了,不過能讓定國郡主再添煩心事,黎淺淺覺得蠻痛快的。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