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傅先生,你被挖墻角了! > 第1187章 1187 可疑車輛

第1187章 1187 可疑車輛

 熱門推薦:
    第1187章 1187 可疑車輛

    “你是想說……”劉育華心里也有一種大膽的猜測。

    “嗯。”殷琴了然地應了一聲。

    現在基本上能確定,那個自稱姓廖的男人手上的指紋已經全部被毀掉了,至于是刻意還是意外,現在還沒辦法下結論。

    “那你調查過性‘廖’的人嗎?有沒有什么發現?”想到那個人的姓,她又問。

    “暫時沒有什么進展,最近進出帝都的航班和列車我都排查過了,沒有發現什么可疑的人物。”劉育華回道。

    “他們應該不會乘坐飛機或者火車,而且就算是用這樣的方式回到帝都,他們應該也不會輕易用自己的真實身份登記。”殷琴早就猜到這一點,“你再加派人手,看看其他方法可以不可調查到一些線索。另外,幫我找一個電腦繪圖高手。”

    昨晚,只有她才跟那個姓廖的男人正面交過手,而其他人都還不清楚他的長相,所以她得讓人繪制一幅那個男人的肖像,便于后續的調查。

    “好,我馬上去辦。”劉育華回道。

    結束通話,殷琴將藍牙耳機摘下來。本來還以為可以從昨晚的發現中讓這個案子有新的進展,看來還是她太樂觀了。

    怪不得那個姓廖的男人沒戴手套就直接用手去拿那個裝錢的箱子,還以為是他一時疏忽,原來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指紋。

    案件一時又陷入了僵局之中。

    等綠燈的時候,她思考著這個問題。

    隱隱約約的,她似乎感覺有人在沖自己招手,于是朝前看去。

    前面的是一輛面包車,隔著后擋風玻璃,一個女人正拍打著玻璃,似乎是在向她發送求救信號。

    雖然隔了兩層玻璃,看不太清楚那個人的長相以及面部表情,不過隱約還是可以看出來,她急切地想要從車里出來的心情。

    既然看到,殷琴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她打開車門,就想要去前面的那輛車前查看究竟。

    只是她才剛打開車門,就看到前面的車已經開出去了。

    綠燈在這時亮起。

    看到那輛車離自己越來越遠,殷琴趕緊坐回駕駛室,然后關上車門,一腳踩下油門就朝前面的車追上去。

    因為不能確認對方到底是不是非常禁錮人身自由,所以殷琴刻意按了幾下喇叭,示意前面的車停下來,接受調查。

    只是她一連按了好幾聲,前面的人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似乎還開得更快了。

    這樣一來,殷琴就更加確定了心里的猜測。她用力把油門踩到最大,然后操作方向盤,從左側超車繞到那輛車的前面,把車截停下來。

    擔心對方手里有武器,她迅速掏出槍,然后走下車去。

    “別動!把手舉起來!”站在車前,她把槍口對準司機的頭部。

    “大……大姐,有話……有話好商量,千萬別……開槍啊……”看到她的槍指著自己,那個司機嚇得話都說不清楚了。

    “后車座上那個人是誰?”隔著車玻璃看了一眼后面的人,殷琴問。

    “她……她是我們醫院的病患……剛剛她不小心……摔破頭……所以我們帶她去檢查了……”那個司機磕磕巴巴地解釋。

    “醫院病患?”殷琴顯然不相信他說的話。

    “我是仁愛……關懷醫院的司機,我不敢騙您啊……”司機回道。

    “仁愛關懷醫院?”殷琴很驚訝。

    這家醫院她聽說過,是他們帝都一家精神病醫院。難道剛剛她看到的那個向她求救的女人……是個精神病?

    “我真的是……不信我給您看看我的工作證!”那個司機哆哆嗦嗦地從衣兜里掏出一張工作證遞給她。

    雖然如此,但殷琴還是不敢掉以輕心。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她才伸手把工作證接過來。

    工作證上清楚寫著“仁愛關懷醫院”的字樣,下面貼著一個男人的證件照,旁邊附了他的名字以前工作職務。

    經過認真比對,眼前的這個人跟她手里拿的工作證上的照片上的人完全吻合,是一個人沒錯。

    他說得倒也沒有什么破綻,后座上除了那個剛才向她求救的人之外,還有兩個人。她們都穿著白大褂,看起來應該是那家醫院里的護士。

    “既然你說你是仁愛關懷醫院的司機,那我剛才按喇叭了,你為什么不把車停下來?”她又問。

    “實在抱歉,”司機一臉歉意地把他的右臉轉過去,“我剛剛在聽……在聽音樂,所以我沒有聽到有人……有人按喇叭。”

    殷琴注意到,他的右耳上戴著一個藍牙耳機,怪不得沒有注意到她按喇叭,估計是音樂聲音開得太大,沒有注意到。

    “既然在開車,就不要戴著耳機聽音樂,你這樣是很容易出交通事故的!”她開始教訓他。

    “是……是!”司機趕緊把耳機摘下來。

    雖然他的嫌疑基本上已經排除了,但殷琴還是沒有完全消除疑慮。又看了一眼后座上的那個女人,她又問:“你剛剛說她摔破頭了,怎么摔的?”

    “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您也知道……精神病患者他們這里不太正常,”司機說著,指了指頭的地方,“我們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維去思考他們。或許,連她自己都解釋不了當時為什么要那樣吧。”

    殷琴想想,他的解釋倒也合情合理:“那她現在情況怎么樣?”

    “已經去過醫院處理了,只是一般的皮外傷,休息一段時間就會痊愈,”司機說著,然后又問,“那個……您能不能先把槍放下來……”

    殷琴一看槍口還對準著他的頭,于是將手放下來。

    “剛才冒犯了,”說著,她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證件,“我是殷琴,正在調查一個案件,剛剛我看到病人似乎在向我求救,我以為你們非法禁錮。”

    “原來是殷上校,想不到我還有幸見到您!”司機看了一眼她的證件,然后說道。

    “既然誤會消除,那你們可以走了。”殷琴把槍收起來。

    “好!殷上校,那我們先走了。”司機向她道了聲別。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