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猛卒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述職報告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述職報告

 熱門推薦:
    郭宋帶著士兵們從東城門進了九原縣,一場大戰已過去了四個月,民眾也漸漸從戰爭的陰影中恢復。

    冬天是九原縣最平靜的季節,城外的茫茫原野被大雪覆蓋,到處是天寒地凍,一萬多百姓只能在城內生活,每天各家酒館都坐滿了客人,打一角酒,點兩樣小菜,吹牛聊天,可以度過一天。

    簡單的生活一天天的重復,單調而平靜,偶然會有人家辦喜事,吹吹打打走過大街,給平靜的小縣內增色不少。

    郭宋剛進縣城,便遇到了騎馬過來的錄事參軍薛長壽,郭宋見他帶著個小藥童,背著藥箱,不由啞然失笑道:“又有人家找你了?”

    一場戰爭把薛長壽的神醫名聲也打出來了,經他手搶救的傷兵無一人陣亡,轟動了整個九原縣,這幾個月,幾乎天天都有人家請他上門看病,若不是他不負責配藥,城內幾家小醫館都要關門大吉了。

    薛長壽苦笑一聲,“今天是冷家的老太爺病倒了,他們家人就坐在我的官房門口不肯走,若實在不行,我還是干老本行吧!”

    郭宋微微笑道:“能者多勞,只要不影響公務,你盡管去給人看病。”

    “現在倒不影響,以后會不會影響我也不知道,再說吧!”

    薛長壽嘆口氣,向郭宋拱拱手,便帶著藥童走了。

    郭宋回頭吩咐道:“把銀狐送到我家里去,其他獵物你們自己分了。”

    交代完,他催馬向官衙而去。

    郭宋的官衙是原來的豐州刺史衙門,位于縣衙對面,之前的豐州刺史是朔方軍長史李慧兼任,豐州就兩座縣,州衙幾乎沒有什么事情,李慧從不過來,州衙內也沒有什么官員,是一座冷冷清清的衙門。

    郭宋兼任豐州刺史后,便將豐州州衙作為自己官衙,將它修葺一新,包括三鎮兵馬使官衙,朔方節度副使官衙以及豐州刺史官衙,一座衙門,三塊牌子,里面官員有十幾余人,不光管豐州事務,還管三座受降城的全部軍政事務。

    郭宋走進自己官房,他們的官房是一座種有兩株大樹的小院,小院有三四間屋子,除了他之外,還有記室參軍曹萬年和錄事參軍薛長壽的官房。

    記室參軍相當于機要秘書這個職務,替郭宋整理文書,寫各種報告,不光是對朔方節度府,還要向朝廷交差,每天上午都十分忙碌,但到下午就幾乎沒事了,曹萬年便專心溫習功課,晚上,他還要和十幾名有志科舉的士子一起去九原縣一個老舉人家中上課。

    郭宋走進院子,便看見曹萬年正埋頭抄寫功課,他笑了笑,沒有打擾曹萬年,而是進了自己官房。

    官房里寬大而簡潔,只有一張坐榻,一張桌子,一個櫥子和一排書架,他兩天沒有回來,房間沒有點火盆,十分寒冷。

    這時,兩名小廝抬進一只大火盆,里面的炭燒得正旺,郭宋拖過一把小凳子,坐在火盆邊,一邊烤火,一邊翻閱桌上的一份年度報告,每年三月底之前,各州刺史都要向朝廷書面匯報上年的各種情況,然后朝廷會根據情況宣召部分刺史進京述職。

    報告是曹萬年寫的,按照以前年度報告的格式來寫,包括民生、政務、吏情、農業、稅收等等.......

    曹萬年的字寫得很不錯,文字功底很強,能用最短的幾句話把事情講清楚,內容詳實,數據豐富,寫得非常不錯,郭宋翻到最后,不由微微一怔,還有最后一部分沒寫。

    他放下報告喊道:“曹參軍!”

    片刻曹萬年快步走來,歉然道:“使君幾時回來的,卑職竟然不知道。”

    “我也是剛回來,正在看你寫的述職報告,你拿個凳子坐下,我們一邊烤火一邊說。”

    曹萬年取了一把胡凳在郭宋對面,搓著手烤火,“使君是不是覺得卑職沒有寫完?”

    郭宋點點頭,“前面寫得很好,但最后一部分,就是今年的計劃,你卻沒有寫,為什么?”

    曹萬年撓撓頭道:“前面的東西其實都是六曹送來各種報告,卑職只是摘抄,比較簡單,但最后的次年計劃,那應該是使君來決定,不是卑職能決定。”

    郭宋笑道:“你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見嘛!采不采納是另一回事。”

    “使君稍等,我去取一份建議書。”

    曹萬年跑回官房,片刻,他取來一份建議書,遞給郭宋。

    郭宋打開建議書,里面寫了十條,每一條都寫了幾百字,他只看了看目錄,指著第三條和第四條笑問道:“增加官衙文吏人數,完善職能,還有第四條,建立州學,培養人才,前提都是需要有大量讀書人,你覺得豐州現實嗎?”

    “卑職為此專門調查過,豐州大概有三百多名讀書人,年紀最小的十二三歲,最大的四十余歲,現在我們三府合一,節度使副使可以不提,刺史府的事情也不多,關鍵是經略使府,朝廷的意圖很明確,讓使君主管軍政,但現在六曹參軍只管軍,而政務方面基本沒有涉及,三個受降城的政務資料我基本上沒有。

    西受降城是商業城,有多少漢商,有多少胡商,子女讀書情況什么,幾乎一無所知,現在六曹參軍光六千軍隊的軍務都忙不過來,根本沒精力顧及政務,所以招募新的官員就很有必要了。”

    郭宋點點頭,“你說得很有道理,去年配備官員是按照兵馬使的職能來定人數,只管軍不涉政,現在兵馬使改為經略使了,職能擴大,人數確實要增加,這樣吧!你立個方案,我批準后讓薛參軍盡快實施。”

    “卑職遵令!”

    郭宋又笑道:“至于辦學確實有必要,但要增加蒙學和縣學,不能只考慮州學,另外你再加幾條,一是恢復豐州村落,二是軍隊屯田,三是鼓勵移民豐州,四是發展畜牧業,把這四條加進去,再加上你的十條,基本就完善了。”

    曹萬年想了想道:“移民豐州今年就開始,是不是太急了一點?”

    “不是你想的那樣,今年我是想把軍隊家屬遷移到豐州來,六千士兵先來三千戶,那也是一萬多人口啊!如果今年遷徙來不及,但至少要把前期各種準備做好。”

    “卑職明白了,卑職會詳細寫進報告。”

    曹萬年躬身施一禮要走,郭宋又道:“你自己也要招募三名從事,豐州麻雀雖小,但五臟也會俱全,以后事情會很忙,多招三人,減輕你的負擔。”

    “多謝使君關心,卑職告退。”

    曹萬年匆匆回去房了,郭宋又仔細看了一遍報告,提出十幾處修改點,這才把報告還給曹萬年,他自己先回府了.......

    郭宋目前住在刺史府,刺史府原本也是空宅,已經修葺完成,占地約十畝,是一座三進院子,還有東西兩座側院,目前府宅有十幾個家仆,除了小魚娘是郭宋從京城帶來以外,其他十幾人都是從靈州奴隸市場買回來的官奴。

    唐朝的人身依附還是大量存在著,賣身為奴,沒為官奴,莊園蓄奴等等現象都很普遍,一直到宋朝實行平民制度,嚴格限制奴隸存在,情況才略有好轉。

    買回來的官奴包括三名年輕男子,七名年輕婦女和四名孩童,事實上,這里面有三戶人家,三對夫妻和四個孩子,都是因為家人犯罪而被連累沒為官奴。

    郭宋對他們很不錯,給他們房子,包吃住,另外還有月俸,讓他們在府中各施其職,有馬夫、車夫、廚娘,有雜工,另外還有一個老管家,老管家也姓梁,是梁會河介紹給郭宋的,五十歲,豐州本地人,在梁家做了二十年管事,想回家鄉豐州了,梁會河就把他介紹給了郭宋。

    雖然人不多,但房宅不顯得那么冷清了。

    郭宋回到府中,直接來到自己后院書房,后宅有四座院子,郭宋獨自住一座院子,小魚娘和另外兩名丫鬟住在隔壁院子,不過有小門相連。

    小魚娘負責伺候郭宋起居,但她可不是奴隸,她是自由身,隨時可以離開豐州回京城,郭宋給她開了每月二十貫錢的高俸,雖然小魚娘剛開始有些不情愿,她不愿把自己和郭宋的關系變成雇傭關系,但最終她想通后,還是很高興地接受二十貫的高俸。

    “公子回來了!”

    小娘魚笑著迎了上來,給他脫了外袍,笑道:“那只銀狐的皮毛很漂亮,該怎么處理?”

    “你把它交給梁管家,讓他找一個上好的店鋪鞣制。”

    郭宋坐下喝了口熱茶,又問道:“這兩天我不在有什么事情嗎?”

    “沒什么事情,就收到一封信,可能過些天靈兒姐要來豐州,梁大哥的意思是,讓她住在我們這里。”

    郭宋點點頭,梁武住在軍營,總不能讓梁靈兒也住在軍營吧!

    “可以,你給她收拾一間屋子,讓她和你住在一起好了。”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