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攻略小社會 > 第76章 不配

第76章 不配

 熱門推薦:
    男生宿舍,宇文桀坐在宿舍的椅子上,一條腿搭在桌子上,身體來回晃悠,宿舍里一個各自矮一點的男生哭喪著臉走進來,軍訓服的袖子在胳膊上卷了好幾道,“桀哥,你能不能把我那套軍訓服換回來?我這太大了,教官說我這套不合身,到時候檢閱的時候都不合格,可能不讓我上場。”

    宇文桀睨他一眼,“這就是你的軍訓服,你跟誰換?”

    小個子男生震驚:“你當時不是說,借用一下嗎?”

    “是啊,借用一下,不受還給你了?”

    小個子吐血:“欺,欺負人啊!”

    其他宿友:“桀哥最近發揚紳士風度了,不跟那攝影系那丫頭打架了,改成細心呵護了。”

    “胡說!”宇文桀瞪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細心呵護了?老子那是沒法子。那丫頭認識我經紀公司的老板,好像說她姥姥跟我老板是忘年交,老板威脅我再跟她打架,我就沒機會了。我這不把人巴結好,能行嗎?”

    正說著話,另一個舍友提著一袋子吃的進來,“嘖嘖,跟桀哥住一個宿舍就是好啊,看看,天天有人給送好吃的。”

    不用想也知道是宇文桀的粉絲,知道直接跟宇文桀說不上話,就想著法子巴結宇文桀的舍友,希望能從他舍友那聽到點宇文桀的事,要不然就是摘只扣子之類留紀念。腦殘粉很可怕的。

    宇文桀拿手機:“開局開局,誰來?”

    “六點半又得集合,別開了,趕緊休息一會,天天被教官折磨死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宿友感慨,吃零食:“大家來吃啊,幾個女的給我們的。讓我們對桀哥好一點。”

    找不到人玩游戲的宇文桀看了他們一眼,把手機扔一邊,癱坐在椅子上,仰頭看著天空,眼神放空,一直到再次集合。

    他站在表演系的隊伍里,隔壁攝影系的人陸陸續續往隊伍里泡,他一眼看到方星河跟一個矮胖胖的女孩子,一邊說話一邊朝這里隊伍里跑,她個子高人也瘦對比旁邊的矮胖胖,愈發顯得高挑。

    宇文桀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方星河沒看周圍,伸手拍了下矮胖胖女生的腦袋,趕緊鉆進了隊伍里。

    她站在女生那一排的對方,差不多是排在最后面,宇文桀喊她:“喂!喂!”

    方星河拿手堵住耳朵,當沒聽到,宇文桀看看教官,快速的跑過來,抬腳對著她踢了一下,方星河扭頭回踢,宇文桀趕緊跑回隊伍,“跟你說話呢,你聾了?”

    “我跟你沒話說!”見教官沒來,方星河沖過去,也對著他踹,宇文桀趕緊跳到人后,方星河踢到了別人,她趕緊道歉:“對不起啊帥哥。”

    宇文桀的舍友眉開眼笑,“沒事,女孩子踢的,也不疼。”

    方星河挑唆,“回頭你踢他一下,我授權的!”

    宇文桀:“???你憑什么授權?”

    “憑你欠我一腳!帥哥,記得幫踢回去啊。”方星河回到隊伍里的時候,還朝舍友比劃了一下ok,隨即又惡狠狠瞪了宇文桀一腳,“你給我記著!”

    舍友笑瞇瞇的看著方星河,忍不住跟宇文桀說了句:“我覺得饅頭臉挺可愛的啊……”

    “你什么眼神?哪只眼睛看出她可愛了?”宇文桀怒道:“你是沒看到她跟我打架的母猴子樣!”

    “不是,那不是跟你嗎?我覺得她對人挺好的。”舍友還趁機跟方星河揮了揮手,方星河立刻對他甜甜的笑了一下,舍友更加滿足了:“你都跟她打架了,她總不能站在哪里讓你打吧?”

    宇文桀:“???”他抓抓頭:“就剛剛跟你說了對不起,你就覺得她人不錯?”

    “當然不是,她還對我笑了呢。”

    “你是沒見過女人笑嗎?”宇文桀覺得簡直是諷刺,笑一下就人不錯了?他趁機對著方星河又狠狠的瞪了回去,結果方星河特地調轉方向,再次回瞪,瞪完了,趕緊把臉轉了過去。

    宇文桀幾步走過去,伸手強行捧著她的臉,扭過來,近距離瞪了回去,撒手再跑回去,方星河撒腿就追,頓時兩個班一陣混亂,加油助威的、伸手拽人的,幫忙逃跑以及幫忙拽人,總之在教官還沒開始出聲之間,亂了套了。

    ……

    軍訓開始了,表演系和攝影系的隊伍前,分別站了一個人,一個是宇文桀,一個是方星河。

    因為列隊的時候追逐嬉戲,被教官提溜出來站軍姿。

    還是面對面站看著對方的眼睛,教官說了,既然兩個人是吵架打架,那就讓和好,學會好好相處,說不準看到了對的眼神。

    結果,這兩人面對面站著,兩個人都惡狠狠的看著對方,教官以為的那種兩人都不好意思的現象,都沒有。

    我瞪!

    我回瞪!

    我再瞪!

    我不認輸瞪!

    ……

    “知道了錯了嗎?”教官問。

    “知道。”異口同聲。

    “這以后還能學會相親相愛好好相處嗎?”

    兩人都不說話。

    “問你們話呢。”

    宇文桀梗著脖子不吭聲,方星河看了教官一眼,軟軟道:“教官,我知道錯了。但是我不愿意跟他相親相愛,這個人沒禮貌還兇,還打我頭,我都被打出腦震蕩來了。再說了,我以后是要跟我男朋友相親相愛的,不能跟他相親相愛。但是我知道錯了,我會改正的。”

    宇文桀回過頭:“你以為我想跟你相親相愛啊?看到你的饅頭臉我就飽了!”

    “那多好呀,省口糧了。”方星河一臉真誠。

    “我看你是想挨揍!”

    “嗚,我好害怕,教官,他威脅我,嗚嗚嗚。”她低頭揉了揉眼睛,再抬頭眼眶都被揉紅了。

    教官:“你一個男生還威脅女生了?真有男子漢氣概。去,罰你去操場跑五圈。”

    宇文桀:“???”急忙解釋:“不是,教官你看不出來她裝的啊?”

    “那你也裝一個給我看看?”教官是軍營里的真漢子,一點都看不出來綠茶婊的招數,不但聽信了方星河的話,還十分可憐她:“同學你別怕,回頭我跟你們輔導員說,你正常訓練,不用有心理負擔。”

    “嗚嗚,我太感動了,謝謝教官,我以后一定認真訓練,好好配合,不給教官您的這支隊伍拖后腿。”方星河低頭摸不存在的眼淚。

    宇文桀氣死:“她就是裝的,都沒眼淚。”

    “你別老管別人是不是裝的,先管好你自己在說。”教官訓道:“你看看你自己的態度。你這是跟女孩子說話,都不懂謙讓女生嗎?這位同學,你先回到隊伍。你,向右轉,繞操場五圈,起步跑——”

    方星河輕快的回到自己隊伍,宇文桀一邊跑,一邊回頭,方星河得意的朝他挑挑眉,跟著大家站好軍姿。

    晚上兩小時軍訓結束,方星河從口袋里摸出兩塊糖,分別送給教官和副教官,“教官辛苦了,吃一塊糖補充下體力,希望明天又能看到精力充沛的兩位教官,教官晚安!”

    乖乖的朝兩個教官鞠躬,轉身跑了。

    宇文桀站在不遠處,被氣的哆嗦:“馬屁精!陰險!虛偽!”

    舍友:“桀哥冷靜,你這樣是斗不過她的。嘻嘻!”

    “嘻什么嘻?”宇文桀氣炸,“都這樣了,你還覺得她人不錯?”

    “我覺得她,她挺好的呀!”

    “你他媽……上次你說她的那個同學葉乃伊好,現在又說她好,到底誰好?”

    “兩個我都挺喜歡……”

    “去死!”

    ……

    女生宿舍,方星河氣呼呼的跟葉乃伊討論宇文桀,這個名字她都不愿意提起來,說起來都用炸毛男代替,“乃伊你說怎么會有他那種人呢?長的難看,脾氣不好,自戀,還有家暴傾向,我都不知道他的那些粉絲有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啊,什么人不喜歡,非得喜歡他那種人,要相貌沒相貌,要人品沒人品,粉絲的眼都瞎了嗎?”

    葉乃伊差點笑岔氣,“你這話要讓他粉絲聽到,能撕了你。說實話,我覺得他長的還不錯。”

    “那你是沒見過他的老板,他老板是真帥。可以憑臉出道。”方星河搖搖頭:“老天不開眼啊,竟然讓帥哥當老板,長的像經紀人還非要出道。”

    魏馨都聽不下去了,“方星河,你可以不喜歡,但是你不要詆毀小桀!”

    “我怎么詆毀了?”方星河說:“我實話實話,當他面我也敢這樣說。還有,我很高興聽到你說我不喜歡宇文桀,果然我的努力是有效果的,我想盡辦法希望讓你們知道,我一點都不喜歡宇文桀,一丁點的肖想他的念頭都沒有,總算有了點成果。”她滿意的拍拍肚皮,“我感覺我的人生即將走向另一個巔峰。”

    葉乃伊笑問:“什么巔峰?不被宇文桀的粉絲惦記找麻煩,你就走上巔峰了呀?”

    “是啊!”方星河說:“這意味著我少了特大麻煩呀,我終于可以大大方方走在校園里,享受我的象牙塔生活了,多好。”

    “你在背地說小桀壞話的事,我不會跟別人說的,但是也請你別在背地說小桀壞話。”魏馨義正言辭。

    方星河想了想,突然一下站起來,走到魏馨面前,伸手摁在她的肩膀上,“魏馨,作為一個跟宇文桀打過好幾次架,還因此被學校要求帶家長的人,我給你一個來自真心的建議,別粉宇文桀。你看看你,長的好看,皮膚白凈,前凸后翹,智商也高,你這樣一個有內涵有外表的女孩子,他不配得到你的維護和愛護。你一心一意對他,請問宇文桀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跟他同班的嗎?不知道吧?說不定連你的存在都不知道。不是我非要當著你的面詆毀他,實在是你太美好了,他不配!”

    魏馨:“……”

    她張了張嘴,“我,我……”

    葉乃伊拿眼角看著那兩人,方星河還摁著魏馨的肩膀:“我從高中的時候就覺得你長的好看,是我們班最好的女孩子。說實話,我覺得你很好,你看你,愿意為朋友兩肋插刀,富有同情心和正義感,正常時候你不會跟人作對,除非別人觸及到你的底線,我很欣賞你這一點,這也是我不討厭你的原因。雖然知道你喜歡宇文桀,但我還是要跟你說一句,你值得更好的偶像!”

    魏馨都不知道怎么維持自己臉上的表情了,她一直都知道方星河是那種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所以她一直避免跟她直接對峙,但她沒想到,方星河會跟她說這樣的話,一邊貶低她的偶像,一邊夸她,夸的她都不知道如何生。

    “我,我覺得小桀……”

    “我知道,粉絲眼中偶像無一不好。我理解,但是你想一想,你認真的想一下,你喜歡的人,像潑婦似的跟女人打架,扯頭發抓鼻孔,美感在哪里?”她抬抬下巴,看著魏馨問,“你想一想,你覺得美好嗎?你偶像跟我打架,那是真打,拿拳頭捶我腦袋,哪里好了?那樣一個不能控制自己脾氣,不分對象動手,最關鍵的是,每次跟我打架,都只能打平手,壓根打不贏我的男人,哪里值得你這樣的一個好女孩喜歡?”

    她拍拍魏馨的肩膀,“當然,這是你的自由,我只是給你一個建議罷了。”

    魏馨站在原地,人都傻了,又來了,又來了,這種無力又不知所措的感覺又來了。

    第一次出現,還是高中時候跟方星河吵架的時候,別她夸的。

    葉乃伊伸手把自己的下巴合上,打個哆嗦,膩害!不佩服不行!

    接下來,宿舍的人明顯覺得魏馨對宇文桀的狂熱度降低了。原本魏馨床頭貼了一張宇文桀海報,磨的次數多了,都起了角,她小心翼翼拿膠帶粘好,最近那海報又起角了,夜里睡覺又被蹭了一下,起角的一側還被撕了個口子。

    隔天方星河在垃圾桶看到了宇文桀的海報,方星河對魏馨的表現很滿意,“孺子可教也。”

    ------題外話------

    可能有2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