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明晃晃的令牌

第一百二十五章 明晃晃的令牌

 熱門推薦:
    大紅衣姑娘,泡面頭男子。

    在生死絕境之中看見這二人,卓沐風差點熱淚盈眶,別提有多激動,多興奮了,當場鼓起龍吟氣,用盡全部的力氣喊道:“盟主,華兄!”

    聲傳千米,甚至在叢林中制造出了層層回音。

    正因為心情煩躁恐慌,將魔道武者當成發泄工具的巫媛媛,聽到這個讓她厭惡,此刻卻如同仙樂的聲音,嬌軀猛地劇震。

    隨后她無法置信地抬起頭,循著聲音,果然看見了遠處山坡上,背著大袋子奔跑的卓沐風。

    這混蛋還沒死,沒死,太好了!

    等等,后面那個人是誰?

    見到一位黑衣人緊追不舍,距離卓沐風只有數十米遠,沿途的枝葉都被野蠻震開。

    巫媛媛哪里還不清楚卓沐風面臨的境地,當場嬌喝道:“你敢動手,我必殺你!”

    縱身飛掠,連身前的敵人都不管了,徑直往卓沐風沖去。那緊張萬分,生恐卓沐風受傷的樣子,看得所有人驚詫不已。

    包括領導群雄試圖突破西北防線,坐鎮大后方,注意到這里的巫冠廷,柳太君等高手,亦是為之目瞪口呆。

    雙方的距離不斷接近,黑衣人看見巫媛媛的樣子,更以為卓沐風是重要人物,聚集全身功力,猛地朝卓沐風后背拍去。

    掌印化成血色狀,像極了紅色墨水印染的鬼爪,鬼爪張開,卓沐風只覺得身體被無形的絲線捆縛,動彈不得,且這種捆縛力還在不斷增強。

    他的身體都僵硬起來。

    巫媛媛還在百米開外,俏臉狂變。

    雙方的實力差距,大到無法用任何手段改變,卓沐風頭腦發白,渾身如同過電一般,思緒在這一刻定格。

    砰!

    后方響起爆破聲,捆縛力突然如潮水般散去,連施加于身上的壓力都不見了,尚在本能用力的卓沐風,如脫韁野馬般掠出。

    他抬起頭,看見了數十米之外身穿白衣,瀟灑不群的華為峰,正是后者一掌擊潰了魔道高手的鬼爪,及時救了他一命。

    果然還是華兄靠譜,感謝有你,以前你逼迫我的事,一筆勾銷好了。

    嗖的一聲。

    巫媛媛落在卓沐風身前,容顏冰冷,大聲斥責道:“明明實力孱弱,偏偏要來送死,剛才開心嗎?”

    她當然不是后怕卓沐風被殺,而是后怕于自己的秘密被泄露。

    不行,這次的事情過去后,一定要找肖丹辰談判,否則豈不是一輩子受制于這個混球。

    “盟主別生氣了,我不是好好的嗎?”

    卓沐風笑道。

    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語氣中更帶著曖昧,巫媛媛胸膛起伏個不停,臉都要氣紅了:“我沒有擔心你!”

    “是是是。”

    卓沐風點頭如搗蒜。

    后方解決了對手,爭相奔赴而來的高手們見到這一幕,臉色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吳天卻是雙目噴火,還有其他的愛慕者,或是嘴唇緊繃,或是暗握拳頭。

    剛才巫媛媛心急如焚的樣子,他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現在的否認,反倒越發顯得欲蓋彌彰了。

    “你再敢做出這種樣子,信不信我殺了你!”

    巫媛媛渾身打擺子,氣到發抖,真的很想立刻劈了這個無恥之徒。有生以來,她從來沒那么憋屈過。

    卓沐風不理她,主動與其他人打招呼,這種不客氣的樣子,落在眾人眼里,更讓他們覺得二人關系匪淺。

    一群愛慕者快要嫉妒得發瘋了。

    很快,擊退了對手的華為峰返回,嚴肅道:“此地不宜久留,有話回去再說。”

    這里畢竟還是魔道的控制區域,一行人當即匆匆返回,不多時,便進入了正道掌控的區域。

    至此,卓沐風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氣,渾身松弛下來。雖然正道也不全是好人,但至少在明面上,沒人敢亂來。

    “卓兄,這段時間你去了哪里,大家都很掛念你的安危。”

    華為峰露出溫和的笑容。

    卓沐風會以一笑:“說起來都是淚,那天我為了引開其他人,誤入敵群,當真是九死一生,差點見不到你們了。”

    “引開其他人?你怕是獨自逃命吧?”

    有人冷不丁嘲笑道。

    “永遠只會逞嘴皮子,卻無實際行動,恕我直言,卓兄,你的行徑就像一個嘩眾取寵的小丑,實在有辱我正道的顏面。”

    另一人繼續添火。

    很多人配合得發出了譏笑聲。

    都是巫媛媛的愛慕者,原本他們彼此競爭,現在被卓沐風橫插一杠,都感受到了威脅,下意識便聯合起來,對他進行打壓。

    憋了許久的吳天也忍不住了,跨眾而出,臉上帶著淡漠的笑容:“卓兄,還記得我們出發前的賭約嗎?

    如今低層武者都死傷嚴重,接下來基本輪不到我們出手,是時候踐行這個賭約了。”

    一道道目光落在卓沐風臉上,既有嘲諷,也有幸災樂禍。

    這次吳天的表現有目共睹,憑他真炁十一重的修為,斬殺了三位香主,二十多位普通弟子,普通教眾的數目更是以數倍計,可謂除魔有功。

    就連巫冠廷都夸贊他是少年英杰。

    誰都知道,此役之后,吳天本就不小的名聲,會徹底隨著巫冠廷的評價傳揚開來,成為他崛起的資本之一。

    卓沐風才什么修為,一些衛道盟成員對他知根知底。在他們看來,卓沐風能活著從魔道區域走出來,已經是八輩子修來的運氣。

    失蹤的那段時間,恐怕光顧著當老鼠,東躲西藏了吧。

    華為峰不想局面尷尬,連忙解圍道:“此事不急,卓兄剛剛返回,還是先讓他調整一下再說吧。”

    吳天豈肯放過這個機會,當即拒絕:“華兄此言差矣,早晚都是要面對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想卓兄也不想被人指指點點,說你言而無信吧。”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卓沐風聳聳肩,無奈道:“既然吳兄如此迫不及待,好吧。”

    話說完,手一松,背上的布包掉在了地上,丁零當啷的聲音中,嘩嘩掉出了一大堆的身份令牌,在冬日的陽光下反射著刺目的亮色。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