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打不相識?(第一更,求訂閱!)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打不相識?(第一更,求訂閱!)

 熱門推薦:
    “此事確鑿?”

    先前那位脾氣火爆的虬髯大漢壓低聲音,身旁立刻有三江盟武者上前,微微點了點頭。

    發生在外園的事,當然瞞不過三江盟的耳目。

    虬髯大漢目光如劍,仿佛要穿透卓沐風的身體,暴喝道:“盟主不可辱,小子,你犯了我顧夢棠的忌諱。”

    原來他就是「影子」顧夢棠。

    卓沐風暗暗心凜。

    傳聞顧夢棠未出道前只是一個砍柴樵夫,后來被巫冠廷所救,并傳授武學。為了報答巫冠廷的大恩大德,從此便忠心跟隨其左右。

    此人的武學天賦極為驚人,如今不過四十多歲,已是天星榜高手,也是江湖公認巫冠廷身邊最得力的心腹之一。

    只要有巫冠廷的地方,必有顧夢棠,就像一縷影子,時刻伴隨在主人身側。

    “小子,給你三息時間,出去。”

    一股冰冷無形的氣勢,從顧夢棠身上爆發而出,就像無數刀鋒,瘋狂鉆刺著卓沐風與商紫蓉的身體,使二人遍體刺痛。

    商紫蓉更是忍不住悶哼出聲,俏臉煞白。

    卓沐風擋在師妹身前,磅礴森寒的氣勢,差點令他喘不過氣來。需要殺過多少人,才能擁有這樣的殺氣?

    又何止是他,哪怕是現場許多的江湖大佬,都是面色狂變,為顧夢棠與生俱來的氣勢而驚懼。

    龍虎閣主,還有其他個別人,微垂眼眸,以掩飾眼神中的閃爍。

    卓沐風幾乎站不穩身體,雙腳腳趾拼了命蜷縮,不讓自己移動。

    顧夢棠不屑輕哼,正欲有下一步行動,就聽巫冠廷淡淡道:“夢棠,住手。”

    方才還持續上漲的恐怖氣勢,突然間消失無蹤,仿佛從未出現過。顧夢棠端起了酒杯,一飲而盡,再不看卓沐風一眼。

    這世間恐怕只有巫冠廷,才能讓這個桀驁不馴的武夫如此聽話。許多人心神狂震,進一步感受到了巫冠廷的深不可測。

    “卓少俠,你說過這話嗎?”

    巫冠廷笑問道。

    卓沐風點點頭,拱手道:“晚輩一時氣糊涂了,言語不當,還望前輩恕罪。”

    巫冠廷道:“你們小輩斗氣,巫某若與你計較,倒顯得胸襟不足。良兒,給卓少俠斟酒道歉。

    不過卓少俠也必須敬巫某一杯,你胡亂揣測巫某夫婦,哼,饒你不得!”

    所有人都呆住了。

    夏竹園突然間變得落針可聞。

    巫冠廷話里話外,對卓沐風的偏袒簡直不要太明顯。

    讓侄子給對方道歉,這是主動放低姿態。而讓卓沐風給自己敬酒,與其說是道歉,倒不如說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

    這杯酒一喝,三江盟誰還敢暗中報復卓沐風?

    更絕的是,以這種方式化解事端,既顯示了巫冠廷的從容大度,還不會讓人覺得他故作姿態,簡直是一舉兩得。

    何坤臉色鐵青。

    他料到巫冠廷為了名聲,不會與卓沐風計較,但他沒有料到,巫冠廷居然會如此回護卓沐風。

    李艷玲,馮天星等人也呆住了,事情之變化,大出所有人的預料。

    尤其是李艷玲,雙眸光芒爆閃,來回望著卓沐風和巫冠廷,神情寫滿了不可思議。

    溫良最是敬愛姑父,聽到姑父發話,雖然心中不甘,但還是忍著屈辱,斟滿酒,對著卓沐風一口飲盡,說了句抱歉。

    也許是喝得太急,溫良咳得胖臉通紅,幸虧有奴仆為他拍背,才艱難順過氣來。他只覺得今日丟盡了臉面,連忙退下。

    “卓少俠可還滿意?”

    巫冠廷笑吟吟地問。

    卓沐風連忙道:“溫兄性情淳樸,只是為人利用,晚輩自沒有與他計較的道理。

    不過那位何坤何兄,利用溫兄攻擊晚輩,妄圖攪亂今日的慶功宴,自己卻高坐幕后,如今事發,更是沒有出來承擔責任,不知其心謂何?”

    好家伙!

    原來教訓溫良只是順道,報復何坤才是真,眾人從卓沐風的話中,聽出了滿滿的惡意。可是又不得不承認,何坤確實其心可誅。

    一些三江盟高手,雖然看不慣卓沐風,但對何坤的觀感同樣一落千丈。若無對方,怎會有今日的丑事。

    見眾人的目光都望向自己,何坤自然站不住了,面色沉靜地走出:“巫伯父,晚輩對卓兄確實有些誤會,方才一時沒忍住,便告訴了溫兄。

    雖沒有陷害之心,但到底著了相,是我過于偏激,在此向伯父與卓兄道歉。”

    卓沐風深深地看了何坤一眼,不得不感嘆對方的難纏。

    這家伙沒有自作聰明地否認,反而大方坦白,言語誠懇,一下子將攪亂慶功宴的罪過,變成了年輕人間的嫉妒斗氣。

    這種姿態,無疑能將自己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等過個幾年,誰還會在意這事?

    巫冠廷聞言笑道:“都是年輕人,些許摩擦也屬正常,照我看,你們二人算是不打不相識嘛。”

    一群人也立刻打圓場。

    李艷玲暗嘆何坤的厲害,不愧是衛道盟舵主,輕松就化解了卓沐風的反擊,二人你來我往,可謂棋逢對手。

    眼看事情揭過,巫媛媛冷冷道:“卓沐風,現在你如愿了,快些離開吧。”

    如愿?

    如的哪門子愿?

    老子不惜消耗老巫的情分,冒著被人針對的風險趕來,難道就是為了得到何坤一句不痛不癢的道歉?

    簡直是笑話!

    卓沐風沒有動,仿佛沒有聽到巫媛媛的話,只是看著何坤,笑道:“何兄,剛才巫伯父有句話說得好,你我是不打不相識。

    在我剛接手玄鐵閣時,你就不惜犧牲衛道盟的利益來陷害我,可惜被我輕松化解,還痛失了一個心腹。

    如今又以三江盟的利益為代價,挑唆溫兄來誣陷我,計策失敗,又以一句年輕斗氣來粉飾。

    何兄,你是把所有人當傻子吧。年輕怎么了,難道年輕人犯錯就不需要承擔責任嗎?如果道歉有用,還要捕快干什么?”

    砰!

    有人怒拍桌子,赫然是何坤之師雷恒,他冷冷道:“小子,注意你的言辭,莫要血口噴人。老夫雖然老了,但也不容別人欺負徒兒。”

    卓沐風只是望著面色越來越陰沉的何坤,也不理四周眾人驚詫的視線,悠悠笑道:“公道自在人心,有些事不提也罷。

    聽說何兄乃是姑蘇城公認的一流俊杰,十八歲就成為了真炁六重武者,將來有望人雄榜。區區不才,倒想向你討教一招。”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