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試探底線

第一百八十九章 試探底線

 熱門推薦:
    一般的三星內功,根本涉及不到奇經八脈,自然無法突破到星橋境。

    龍吟氣則不同,它是最頂級的三星內功,練到圓滿層次,可以打通內關穴,從而形成陰維脈,增強六種陰性正經的柔韌性。

    不過目前的卓沐風,距離龍吟氣圓滿還有很長的路。

    雖然消化了精髓,但內功不比其他武學,需要年深日久的不斷修煉,是水磨石的功夫。

    除非能積攢到足夠的權柱值,直接轉化。

    卓沐風的目光閃爍不停,想增加權柱值,最快捷的辦法無疑是加入一個大勢力,然后迅速擔任要職。

    也不知道三江盟是怎么考慮的,到現在也沒個音訊,不會真是放棄自己了吧?

    心里著急,卓沐風卻不敢有任何動作,每天要么修煉,要么應付一下動不動往院子里跑的杜月紅。

    商紫蓉忙得找不到北,據說已經一些日子沒有回山了,都在商鋪里休息,不禁讓卓沐風擔心,會不會累壞了那個小娘皮。

    令卓沐風吃驚的是,三江盟沒等來,其他一些姑蘇城的顯赫勢力倒是上門了,明里暗里,無非是暗示他加入,并承諾了一大堆好處。

    他不知道,自己在衛道園打敗吳天的事有多轟動,聯系到此前幾次出手,許多人都震驚于他的進步速度。

    之前沒有招攬,只是因為還在了解情況,加上卓沐風也不在姑蘇城。

    面對各派的盛情,卓沐風不是不動心,只是這些門派與天爪比起來,不能說不堪一擊,但也完全沒有扳手腕的力量,并非他屬意對象。

    所以他既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想辦法吊著再說。

    這天凌飛來找卓沐風喝酒,席間透露,有人曾向他打聽,解穴秘法是否傳給了卓沐風。

    卓沐風大驚:“大哥是怎么說的?”

    凌飛:“當時愚兄很急,也不知道該回答是或不是,只好說喝醉了酒,好像向你透露過,但記不清了。”

    這是模棱兩可的回答,可進可退。

    卓沐風豎起大拇指,站在凌飛的角度,這已經是最聰明的回答。這讓卓沐風意識到,三江盟仍在關注調查自己。

    而有了自己的證詞,加上凌飛的回答,無疑坐實了自己解穴的事。

    “沐風,你倒是有閑興啊。”

    正在這時,華為峰走了進來。以他的身份,加上與卓沐風的關系,已經不需要特別通報。看見凌飛,華為峰眼中異芒一閃。

    院中二人自是站了起來迎接,卓沐風又讓手下添來一副碗筷。

    等酒過三巡,凌飛推說有事,悄悄給卓沐風打了個眼色,便先行離開了。

    “華大哥,你此來可是有事?小弟知你事務繁忙,平常沒事可不會往這邊跑。”

    等人一走,卓沐風隨口笑問道。

    華為峰佯怒道:“怎么,沒事就不能找沐風喝酒嗎,你我也算是情誼深厚,凌飛來得,我就來不得?”

    卓沐風連忙求饒:“哪里的話,兩位都是我大哥,你們想什么時候來都行,住這里都沒關系。”

    華為峰這才滿意地笑笑,隨口咳嗽一聲:“沐風啊,聽你剛才一說,我倒真是想起有事問你,聽說這幾天,柳家,萬劍宗,龍虎閣這些勢力都來找過你?”

    卓沐風心中一凜,若有所思,再看華為峰探究的樣子,想到了什么,笑道:“不瞞大哥,他們確實來找過。”

    “哦,不知他們找你何事?沐風不要誤會,大哥是擔心你年紀太輕,對這姑蘇城的形勢不太了解。姑蘇城表面風平浪靜,但暗地里,各門各派少不了有些摩擦,貿然卷入,只怕會有危險。”

    卓沐風聽后,但笑不語。

    華為峰一臉著急的模樣:“沐風,這可不是說笑的。你與這些門派非親非故,他們怎會來找你,必有緣故啊!”

    卓沐風面帶靦腆之色:“我知道大哥是為我好,唉,說出來不怕大哥笑話,其實,那些門派的人都是來招攬我的。”

    華為峰一聽,暗叫果然如此,忍不住重復道:“他們招攬你?”

    卓沐風:“是啊,事情很奇怪,我到現在都是一頭的霧水,不知道那些門派想干什么?”

    華為峰笑道:“許是看重了沐風的潛質。”

    卓沐風擺擺手:“大哥就別笑話我了,我有自知之明的,本身資質也就是平平,其他方面亦無過人才華,最多也就是長相英俊,氣質出眾,人品過硬罷了。”

    華為峰嘴角略微抽搐,他可不是來聽這家伙扯淡的。

    其實這幾日,華為峰也很著急,之所以沒急著出手,有他自己的考量,他想等一些門派行動后,探一探卓沐風的口風,也好對癥下藥。

    遂連忙問道:“沐風答應了嗎?”

    卓沐風苦笑:“這事不好說啊。大哥也知道,姑蘇城的勢力錯綜復雜,我一個窮鄉僻壤來的鄉巴佬,養一大幫人不容易。

    這里遍地都是大佛,我一個都得罪不起,只能是含糊其辭,能混一時是一時了。”

    華為峰目光閃動:“難道沐風就不心動嗎?柳家,萬劍宗和霹靂閣可都是超一流勢力,有它們做靠山,今后你會輕松許多,好處不可想象。”

    說罷,仔細盯著卓沐風的反應。

    就見卓沐風無奈道:“我豈能不知,也想過這個可行性,可是那幾家勢力,非要讓我拜師,我豈能接受?”

    華為峰不解道:“為何不可?”

    卓沐風一臉肅容,朝著天邊拱手:“卓沐風這輩子,只有一個師傅,就是前任墨竹幫主商閑。無他允許,豈能再拜?”

    這個世界的師徒關系,遠比想象重要,尤其涉及到江湖勢力傳承。卓沐風曾是商閑唯二的弟子,如今又是墨竹幫主,于情于理,都不好另拜他人為師。

    華為峰默然,他意識到,這似乎是卓沐風的底線,心中有幾分為難。

    師傅雖然沒有明說,但做弟子的豈能看不出,巫冠廷是想把卓沐風收為自己人的,成為師徒是最好的辦法,可卓沐風似乎不能接受這種關系。

    華為峰卻不知道,這是卓沐風在故意試探,試探自己在三江盟眾人心中的價值,也好因勢利導。

    “沐風之品行令愚兄佩服,不過另拜他師,并不意味著背叛墨竹幫,反而能為墨竹幫求得庇護,豈非一舉兩得?”

    “大哥不必再勸,我意已決!”

    見卓沐風堅持,華為峰生怕再勸下去會露馬腳,連忙止住話頭,但心中已有數,又聊了半個多時辰,方告辭離去,匆匆將此事稟報。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