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二百零七章 妹妹對我誤會甚深

第二百零七章 妹妹對我誤會甚深

 熱門推薦:
    伍思杰的一股火正堵在胸腔,就見巫冠廷帶著卓沐風走了過來,嘆道:“思杰兄,小兒下手無度,還請你不要見怪。等到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教訓他。”

    伍思杰看了一眼過去扶柯俊俠的江紹,譏笑道:“何必等到回去后,在這里就可以教訓。”

    巫冠廷:“總要顧及孩子的面子嘛。”

    面子你妹啊!

    伍思杰恨恨咬牙,心想你怕是恨不得好好夸贊一番吧。

    不過比武之事是雙方同意的,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柯俊俠出手沒有留情,落到這個局面,他還能說什么,只怪柯俊俠自己不爭氣。

    伍思杰皮笑肉不笑:“今日恰好路過姑蘇城,遂來找冠廷兄聊聊。事已至此,伍某不便久留,不過還是提醒冠廷兄,小心被人所騙。半路夫妻尚且不可靠,又何況是……”

    臥槽,都到了這地步,還不忘給老子上眼藥!

    卓沐風忍不住發怒。

    他就奇怪了,這個伍思杰好歹也是江湖大鱷,吃飽了沒事干找他麻煩,還是說,其中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內情?

    巫冠廷淡淡道:“思杰兄還是擔心一下自己吧,聽說你在中山收了七個弟子,合稱中山七匹狼,小心被狼崽反咬一口。”

    伍思杰冷哼一聲,打算拂衣而去,卓沐風大聲提醒道:“伍城主,說好的秘籍就不用給了,大家都是朋友,別傷了和氣。”

    伍思杰身體微僵,氣得嘴唇發顫。

    剛才盛怒之下,他竟然忘了這一茬。

    現在被卓沐風拿話一堵,心中憋得慌,很想動手殺人,深吸一口氣,咬牙道:“伍某一諾千金,從不食言。江紹,你陪你師弟留下,背完兩門武學再走。”

    刷的一聲。

    自己已飛掠橫空,很快便失去了蹤影,只留下兩個臉色難看的徒弟。

    江紹和柯俊俠當然不敢弄虛作假,背出假的秘籍給三江盟。三江盟多的是高手,辨別三星武學真假的眼力還是有的。

    背完之后,二人也灰溜溜地離開了。

    兩門秘籍自然給了卓沐風,卓沐風看過之后,又交給華為峰,說自己的就是三江盟的,惹來巫媛媛鄙夷的目光。

    還是在八角亭內,巫冠廷忽然看著卓沐風,語重心長道:“沐風,之前一戰,你應該明白不同品級的武學,差距有多大了吧。

    都是自己人,也就不說假話了,若柯俊俠穩扎穩打,必然輕易勝你。此次受辱之后,只怕他不會善罷甘休,遲早還會來找你。”

    卓沐風:“孩兒必勤學苦練,讓他永遠沒有打敗我的機會。”

    巫冠廷:“很有志氣,不過也要講究方法,沐風,那日我讓峰兒帶你去藏書樓,你可有中意的武學?”

    今日見識了卓沐風的戰斗天賦,巫冠廷不忍他荒廢,終于忍不住親口提醒他。

    卓沐風心中一動。

    對方既然說出這話,代表那日他翻書的舉動落在了別人眼里,報告給了巫冠廷。又或者,巫冠廷就在樓上?

    幸好當時自己沒有輕舉妄動。

    心中閃過想法,卓沐風面上不顯:“不瞞義父,孩兒確實看中了幾門,目前已打算修煉。”

    巫冠廷將信將疑。

    那天囫圇吞棗般翻看,能記住幾個字?不過卓沐風有意向就好,反正自己又不限制他進入藏書樓的次數。

    點點頭,又鼓勵了幾句,便讓三人退下。

    等到三人離開,巫冠廷手指輕敲著石桌面,小聲嘀咕道:“姓伍的今日前來,其真實目的到底為何?”

    思慮片刻,手指定格,他眼中忽然閃過一道駭人的寒芒,整個涼亭似都在瞬間變冷了幾分。

    ……

    “沐風,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離開涼亭后,三人并未立刻分開,華為峰重重地擂了卓沐風胸口一拳。

    卓沐風搖搖頭,淡定道:“僥幸而已,誰想到姓柯的那么不經打,還沒用力,他就倒下了。”

    華為峰看了看卓沐風破爛的衣衫和體表的血痕,咳嗽了一聲。

    巫媛媛更是毫不留情地嘲諷道:“要臉嗎?明明被人追得屁滾尿流,也就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被你逮住了機會而已。”

    卓沐風面色一整:“好妹妹,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

    巫媛媛一臉怒容,停下腳步,惡狠狠瞪著卓沐風:“我警告你,不許那樣叫我,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卓沐風疑惑道:“我又說錯了什么?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不叫你妹妹叫什么,媛媛?媛妹妹?小妹?”

    巫媛媛咬牙切齒道:“叫我的名字!”

    卓沐風搖頭:“那樣多生分,外人聽了還以為你我多疏遠呢。”

    老娘從來沒和你親近過!

    一想到親近二字,巫媛媛腦中又浮現出那不堪的一幕,臉紅如血,鏗的拔劍出鞘,直接斬向卓沐風。

    幸虧被兩根手指及時夾住,華為峰喝道:“師妹,你瘋了不成!”

    巫媛媛叫道:“讓開,我要殺了這個無恥淫賊!”

    華為峰愣了愣,看看卓沐風,又看看巫媛媛,疑惑道:“什么淫賊?師妹此話何意,莫非你們二人之間,發生過我不知道的事?”

    卓沐風暗叫不妙。

    巫媛媛也反應過來了,立馬改口道:“此人語帶輕薄,借著爹的關系,多次口頭戲弄于我,這不是淫賊是什么?師兄你讓開!”

    華為峰仔細觀察著師妹的表情。

    見其不似作偽,加上這個師妹從小高傲潑辣,確實是容不得沙子的性格,但他仍覺得不正常,心存狐疑,準備再試探一下。

    另一邊的卓沐風,卻在此時怒道:“借口,你這心胸狹隘的女人,分明是因為上次松泉山莊的事,對我心存偏見!”

    華為峰捕捉到重要信息:“怎么回事?”

    卓沐風氣道:“問問你的好師妹!當時情況緊急,我只好背著她逃跑,結果她懷疑我是存心占她便宜,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巫媛媛眼珠子一轉,大叫:“你罵誰呢?是你自己不規矩在先,還有理了?”

    二人又開始吵起來,吵得華為峰腦袋都大了。

    不過他仔細一回想,卓沐風救了師妹兩次。第一次之后,師妹還多次回報卓沐風,后來在驚神島,更是處處關心卓沐風的安危。

    到了第二次,師妹才一改態度,看來確實是松泉山莊的事惹出的麻煩。

    華為峰頗為無語,橫在二人中間,一臉無奈地看著巫媛媛:“師妹,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事急從權,沐風也是為了你的安危著想,不要瞎胡鬧。”

    我瞎胡鬧?

    巫媛媛簡直氣得牙齒打哆嗦,偏偏有苦難言,總不能說出真相吧,滿帶殺氣地看了卓沐風一眼,冷哼一聲,掉頭而去。

    卓沐風苦笑道:“看來妹妹對我誤會甚深吶。”

    華為峰也嘆口氣,只能勸慰道:“別往心里去,師妹就這個壞脾氣,相信以后她會對你改觀的。”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