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圣武山的任務

第三百七十五章 圣武山的任務

 熱門推薦:
    僅僅因為人家沒有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就動刀動劍,也不怕把傷員給弄死了,觸怒圣武山,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這一刻,卓大官人在眾人心目中的恐怖程度又提升了一個檔次。

    所謂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愣的,卓沐風明顯就是個二愣子,發起瘋來不要命的,偏偏武功還高,這種人誰敢惹?

    司馬英搖搖頭,想起昨夜的談笑風生,不禁冒出一層冷汗。心想幸虧當時沒拒絕他,否則該不會給我來一劍吧?

    想什么來什么,卓大官人在人群中看了一圈,立即笑吟吟地走向了司馬英:“英哥,有沒有時間,一起喝酒。”

    面對眾人目光中的疑惑,司馬英謹慎緊張的同時,又難免有點小得意。畢竟這么多人中,自己算是卓大官人唯一的朋友了,加上三江盟和飛箭島的關系,連忙呵呵道:“賢弟相請,敢不從命。”

    其實司馬英和苗家兄弟的關系也不錯,不過這種場合下,他哪里敢去觸卓大官人的霉頭,苗家兄弟要誤會,也只能放以后去解釋了。

    因為卓沐風的到來,現場氣氛明顯變得有些不一樣,幸虧沒有持續太久,那名董頭領就飛掠到了眾人前方。

    卓沐風一看,頓時齜牙,這不是昨天嚷著要教訓自己的巡山武者嗎?

    董一帆的目光環顧眾人,特意在卓沐風臉上頓了頓,眼中隱隱帶著惱火。

    昨天想明白自己被這小子利用后,董一帆可謂氣得不輕。要不是管事下了命令,他非要好好教訓這膽大包天的小子不可。

    見這小子還朝自己微笑,董一帆哼了哼。目光轉動,忽然一怔,發現解峰的嘴角帶著血,皺眉問道:“你怎么回事,傷勢復發了?”

    他有些疑惑,以圣武山大夫的水平,不至于連解峰的傷都穩不住啊。

    眾人的神情都古怪起來。

    擱以前,解峰非要添油加醋,利用董一帆對付卓沐風不可。可現在他猶豫了,很怕吃不到羊肉反而惹一身臊。萬一弄不死那瘋子,等回過頭來,鬼知道那瘋子會干出什么事來。

    人其實是很賤的動物。道德君子人人稱贊,可沒有誰會怕,說不定還會騎到頭上去。而瘋子誰都恨,偏偏你就是不敢惹,因為人家不考慮后果。

    卓沐風的幾次發飆,已經在眾人心中烙上了根深蒂固的印象,都怕了。

    解峰目光閃爍,在董一帆的無聲逼問下,權衡了許久,最終咬了咬牙,忍著滿心屈辱和不甘,僵笑道:“多謝董前輩關心,一點小問題,不礙事。”

    聽到這話,另一邊的苗向禹暗罵解峰沒骨氣,懦弱膽小。可他自己也沒好到哪里去,話到嘴邊,就是不敢當眾說出某人的暴行。

    眾人都關注著二人的反應,見狀,齊刷刷看向淡定自若的卓沐風。見這廝望著兩位受害者,居然一臉的關心,全都服了。

    董一帆是什么人,沒點眼力勁,也當不上這塊區域的巡山頭領,立馬知道有貓膩,八成還和卓沐風有關。

    立刻瞇眼冷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說清楚,不用怕一些人的報復,我就不信,誰還敢在圣武山亂來?”

    最后一句話,明顯是針對卓沐風去的,表示我會替大家撐腰,無需畏懼于某人的淫威。

    換成一般人,說不定就勇氣大增了。可在場的都是各派精英,早在上山時,就從自家的護持者嘴里知道了一些內幕,心里只有呵呵冷笑。

    我們也不信有人敢在圣武山亂來,可結果呢。昨天人家當著你的面,差點打死人,現在不還是活蹦亂跳,也沒見你放個屁!

    人家精得很,圣武山的底線就是不踩,可在底線之內,人家就是肆意妄為。你有種違背上面的命令,把人家收拾了呀!

    知道董一帆就是唱得好聽,眾俊杰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很明智地沒有說話。

    卓大官人張目四顧,暗暗點頭,都還算懂事。這廝盯著呢,誰要是敢搞他,回頭鐵定讓對方好看。

    一片沉寂中,東張西望的卓大官人實在太顯眼了,董一帆想不發現都難。

    給他的感覺,就是自己說話等于放屁,底下的人都屈服于某位惡棍,都不敢上述陳情了,簡直是豈有此理!

    這里可是圣武山,他可是這一塊區域的頭領!

    董一帆氣得渾身發抖,驟然看向盤膝而坐的桂東寒:“桂公子,剛才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應該知道吧?”

    他深知打蛇打七寸的道理,若說現場誰不懼怕某位惡棍,那么一定就是桂東寒和楚琉毓,問這兩人準沒錯。

    卓沐風也暗叫糟糕,怎么忘了這一茬。昨日已經證明,以楚琉毓的武功完全沒必要忌憚自己。而作為與楚琉毓齊名的桂東寒,自然也不在此列。

    麻蛋,這姓董的家伙挺鬼啊,不過就算說出真相,卓沐風也不相信董一帆敢拿他如何,他又沒殺人。對方敢動手,反而是他先壞了規則。

    桂東寒目不斜視,在眾人的好奇目光中,平淡道:“方才我一直在修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董一帆神情微滯,似是十分意外,其他人也是如此。鬼才相信桂東寒不知道方才的事,又不是聾子。

    看來連桂東寒都不想得罪某瘋子啊。

    的確如此,倒不是桂東寒怕了卓沐風,而是他深知董一帆最終不會拿卓沐風如何,頂多罵一頓,既然如此,他何必枉做小人。

    董一帆深深地看了桂東寒一眼,又看向豐神如玉,飄逸秀雅的楚琉毓,還沒開口,后者便笑道:“前輩,我深陷劍道有感,不久前才清醒過來。”

    意思很明白,你問我,我也不知道。

    眾人聞言,無不哀嘆,同時又后怕不已,連兩大強人都不肯和卓沐風作對,幸虧他們沒有冒失亂來,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吶。

    苗向禹和解峰則感覺眼前陣陣發黑,有種想逃離圣武山的沖動。放眼看去,盡是一群虛偽無義之輩,繼續待著,指不定被折磨成什么樣呢。

    最生氣憤怒的當屬董一帆。反了,全都反了,一群小混球居然敢無視他圣武山頭領的威嚴,當眾扯謊,無法無天。

    他真的很想下手,直接把所有人都打趴下,尤其是某人,更是要重重懲戒,廢了他都不為過。

    可董一帆也只是想想,真要那么做,最倒霉的反而是他。圣武山高層的命令你去觸犯試試,怎么死都不知道。

    罷了,罷了,既然你們自己都不爭氣,不敢反抗,到時候被人壓死了也別怪我,董一帆恨鐵不成鋼地想道。

    他強忍住怒火,掃了眾人一眼,也沒了說廢話的興趣,開門見山道:“今日叫你們來,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告。

    此次你們接受了圣武山的邀請,勝者將進入風暴大陣。等閑時候,亦能得到圣武山的幫助,但世上沒有白給的東西。所以在四個月的最終決戰期限之前,圣武山會有任務交給你們做。”

    任務?

    眾多俊杰齊齊一凜,彼此對視間,俱從周圍人臉上看到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自從圣武聯盟昭告江湖,將會介入這次人雄榜之爭開始,各派就沒有停止過猜疑。

    雖然圣武聯盟是正道魁首,江湖秩序的締造者,但這些年,各派對它的行事風格也有所了解。

    簡單而言,就是公平公正,滴水不漏。但凡有事務上的牽扯,不管你是小門小派,還是名門大派,它都一視同仁,講究有來有往,誰也不吃虧。

    圣武山拿出了風暴大陣作為獎勵,雖說有魔門這個引子在,但各派高層不太相信圣武山會那么大方,果然,后招等在這里呢。

    卓沐風暗自嘀咕,猜測著任務的內容,不會要他們去冒險送命吧?

    這廝的思路很開闊,心想既然是董一帆來告訴他們任務的事,之后的分配不會也由對方做主吧,萬一姓董的給他穿小鞋怎么辦?

    卓大官人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其他人也都若有所思,不過沒有人想到這一層。倒是司馬英距離最近,看了卓沐風一眼,低聲問:“沐風,怎么了?”

    卓沐風搖搖頭:“我在想是什么任務,恐怕不簡單啊。”

    司馬英大為認同地點點頭。以圣武山的牌面,簡單的任務怕也拿不出手。

    關鍵現在他們來都來了,等于答應了圣武山的交易,想退出都難,否則就是公然打圣武山的臉,誰敢啊?

    不少俊杰心生怨念,總覺得像是跳進了圣武山的陷阱。

    董一帆大聲道:“不用猜了,任務沒你們想的艱難,甚至不用離開圣武山。從明天開始,你們當中派出三個人,前往圣武山西面的無倦林,采摘里面的三玄螺珠草。每人至少二十株,以一日為限,依次輪流。當然,對非參戰人員不強求進入。”

    此話一出,眾人越發滿頭霧水。

    他們沒聽過無倦林,三玄螺珠草倒是知道,但那不過是二星藥材。誰不知道圣武山擁有培植二星藥材的方法,看來所謂的無倦林,應該是一處藥園。

    只是圣武山干嘛要他們去采二星藥材,難不成為了節省人力財力?

    這個理由誰也不信,一個個生恐被設計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誰都沒有答話。

    董一帆對這群俊杰沒什么好感,也壓根不想解釋,直接道:“至于如何分配輪流順序,圣武山不插手,你們自行決定。”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