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四百四十章 你打算怎么對我?(為‘poonlo’更,8/30)

第四百四十章 你打算怎么對我?(為‘poonlo’更,8/30)

 熱門推薦:
    換成一般的高手,縱然能壓制內丹分散出的力量,但連續幾次后,也容易用力不均,影響吸收內丹的效果。

    縱然是地靈榜,甚至是天星榜上的大部分高手,也不能保證不出差錯。

    但白衣姐姐的運力卻平均得嚇人,閉著眼睛的她,每一掌都準確無誤地拍中穴位,且力道一致,讓人以為是前一掌的復制。

    起初她的手還有些輕微顫抖,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緊張感終于消除了一些,心神全部集中在腦海中構想的穴位圖上。

    在她的操縱下,卓沐風整個人懸浮在半空,散發著陽剛之美的強健體魄在白衣姐姐的拍擊下不斷旋轉,翻動,震顫。

    只是偶爾幾次,會讓白衣姐姐渾身燥熱,緊張之下差點內力走岔,等卓沐風摔在地上,才會清醒過來,之后又忍著羞臊繼續拍掌。

    一遍拍完,卓沐風體表的紅色總算褪去了一些,白衣姐姐卻始終不敢睜眼,硬著頭皮,咬著嘴唇進行第二遍。

    第三遍。

    第四遍。

    第五遍。

    ……

    當進行到第十遍時,原本幾乎被壓制的熱量,突然如火山爆發一般,全部涌向卓沐風的毛孔,令他看起來像是涂滿了番茄醬,連周遭的虛空都因高溫,出現了微微的扭曲。

    松一口氣的白衣姐姐還以為出了岔子,連忙睜眼,又呀的一聲慌忙閉上。

    也不知是卓沐風的體溫影響了她,還是她自身的問題,一張國色天香的俏臉與雪白脖頸亦如同火燒,連耳根子都紅了。

    但現在萬萬不是慌亂的時候,白衣姐姐強忍著緊張,只得再度揮掌。

    咚,咚,咚……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白衣姐姐的手拍擊卓沐風的身體時,居然響起了金屬碰撞的聲音。她敏銳地察覺到,卓沐風體內產生了一股斥力,居然試圖反彈她的陰柔內力。

    不得已之下,白衣姐姐只得提聚功力,如此才順利將熱力壓下。

    這次進行了二十遍后,才堪堪令卓沐風的體溫恢復正常。可緊接著,內丹的力量又一次爆發,且比之前更恐怖。

    白衣姐姐有了心理準備,不顧滿頭滿身的香汗,發力抵抗。

    就在這一次次的對抗中,昏迷中的卓沐風不知道,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塊烙鐵,正被白衣姐姐不斷捶打,強行將魔龍內丹的力量灌入其體內深處。

    周而復始的不斷循環中,恐怖絕倫的力量發起一次次沖擊,一次次試圖沖出卓沐風的身體,又一次次被堵回去。

    幸虧內丹之力呈分散爆發,導致每一處的力量被平均,否則縱然以白衣姐姐的絕強內力,也休想壓制!

    不過比起內力,白衣姐姐更可怕的還是速度和準度,這完全超越了她所擁有內力的層次范疇,是另一個級別的身手。

    世間一因一果,皆有定數。

    若不是卓沐風的意外到來,若不是他選擇逗留此地,沒有即刻離開,便永不可能得到這樁曠世奇緣。

    反過來說,若不是白衣姐姐來歷神秘,冰山一角的內力都足以媲美天星榜頂級高手,其他方面還要更勝一籌,換成另一個人,也絕對無法幫助現階段的卓沐風強行吸納內丹之力。

    當然,沒有卓沐風,以白衣姐姐的單純,怕是早已落入了戴月新的手中,下場難測。

    所以這兩個人,可謂是互相成全,互相幫助。人與人之間的際遇之奇妙,莫衷如是。

    內丹之力來回涌動,當循環到第七遍時,白衣姐姐早已累得俏臉發白,額前青絲緊貼在臉上。

    此時此刻,以她加持了陰柔內力的手掌,碰到卓沐風的身體都感覺一陣熱得哆嗦,每一次拍擊過后,掌心都涌起麻麻的痛感和灼傷感。

    若不是知道那是卓沐風的身體,她甚至覺得,自己正在拍打一件發燙的神兵利器,功力提升到足足九成,才能勉強壓制住分散在卓沐風周身的熱量。

    其實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到如今內丹之力已經涌出了七次,每一次涌出的能量都不是同一股!

    就像沉淀多年的老酒,勁道一次比一次足。每一股被拍回的能量,都潛藏在卓沐風的體內,若是合而為一,無法想象有多強大!

    二人都不知道,幸虧此前卓沐風服用了許多藥土催化過的藥材,其中更是不乏四星藥材。使得身體強度遠勝常人,否則縱然有白衣姐姐的幫助,也無法將內丹之力盡數容納。

    這次白衣姐姐拍了足足一百遍,熱量方才散去。

    她感到體力透支,大口地喘息著,雙臂甚至都有些舉不起來,正因脫力而無意識地發著抖。但為了預防下一次的回涌,她卻不敢歇一下,選擇咬牙死撐。

    好在驚喜的是,這次過了很久,卓沐風的體溫都沒有變化。白衣姐姐的雙手按在他的頭頂。又過了一刻鐘時間,仍沒有異常,這才意識到可能度過了危險期。

    謹慎起見,白衣姐姐不敢松懈,足足多等了兩刻鐘,她才睜開眼睛,將視線落在卓沐風的臉上,見其面色紅潤,嘴唇也恢復了血色,終于露出了欣喜的笑意。

    只是目光不經意閃動間,難免瞧見不該瞧的地方,又嚇得白衣姐姐連忙移開。

    也許是心氣大松的原因,卓沐風那雄健的體型,雖是驚鴻一瞥,卻久久在白衣姐姐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她氣得狠拍自己的臉龐幾下,又罵了句不知羞恥,才總算壓下那副畫面。

    正想著好好休息一下,忽聽地上的少年發出一聲鼻音,情不自禁低頭看見,恰好就對上了一雙深邃漆黑的眼瞳。

    “小弟,你醒了!”白衣姐姐大喜,甚至忘了卓沐風此刻的暴露狀態。

    卓沐風看著頭頂的石洞,腦中回憶起昏迷之前的事情。他記得忘老伯出現了,不知道有沒有殺了戴月新,自己難道沒死嗎?

    他很快察覺到了身體的異常。

    原本被割破的五臟六腑,神奇地痊愈不說,渾身上下更是透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仿佛脫胎換骨,但運轉內力后,又發現沒有變化,情況詭異得讓他無法形容。

    “姐姐,這是怎么回事?”卓沐風癱在地上沒動,懶洋洋地問道,嘴角輕輕勾起。

    白衣姐姐被他這一笑弄得很不自在,意識到對方不著片縷后,連忙偏頭看向另一處,捋了捋沾濕的秀發,紅臉顫聲地將昨晚之事說了一遍。

    “我吞服消化了內丹之力?”

    卓沐風震驚了。之前他確實對魔龍內丹有覬覦之心,但在戴月新出現后,便知道沒了希望,甚至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哪想到不僅沒死,一覺醒來還如愿以償。難怪他的身體與過去有異,莫非這就是魔龍內丹帶來的效果?

    具體有何變化,之后可以試驗。卓沐風關心的乃是另一個方面,他靈活地從地上撐起上半身,直直地望著白衣姐姐的側臉:“是姐姐幫我消化的?”

    白衣姐姐羞澀道:“你別放在心上,這只是小事一件。”

    小事一件?

    卓沐風暗暗搖頭。以這女人的功力,此刻竟累得渾身是汗,白衣都緊緊貼在身上,擱于雙腿的雙臂至今還在發顫。

    若這樣還是小事,整個東周江湖幾人能辦成這樣的小事?

    卓沐風滿心感動。這一刻,他真正將白衣姐姐當成了親近之人。

    對方那羞臊不安的表情,精雕玉琢的側臉,在洞內夜明珠的照射下,比畫中之人還要生動美麗十倍,刻印在卓沐風翻騰的心緒間,再也難以忘記。

    這廝忍住笑,忽然問道:“這么說來,衣服是姐姐替我撕掉的?”

    白衣姐姐就怕這個問題。剛才她故意含糊其辭,沒想到還是被卓沐風提起,想推給忘老伯,但又說不出口,只好低頭默不作聲,臉卻已紅得發燙。

    卓沐風又問:“所以,我全身的穴道都被姐姐拍過了?”

    白衣姐姐快羞死了,連忙轉過身,背對卓沐風。結果這廝仍不肯放過,反而單刀直入地問道:“姐姐,你今后打算怎么對我?”

    這話怎么聽著有些不對,不過白衣姐姐沒空細想,該來的還是來了,她早有所料,于是硬鏘鏘地說道:“小弟,你別這樣,事急從權,我是為了救你。你一個大男人也不損失什么。”

    “姐姐,你怎么能這么說?”

    卓沐風一臉委屈地說道:“小弟昨晚還是清白之身,如今看也被你看光了,摸也被你摸遍了,你就打算把我一腳踢開,不負任何責任?”

    此言一出,白衣姐姐簡直快要當場昏死過去,嬌軀發抖,狠狠搖晃了幾下。

    她終于發現哪里不對了,怎么角色反過來了,搞得陸峻天像是被她奪了清白卻無處喊冤的弱女子,而她好心救人,反倒成了沒品的色狼一樣。

    白衣姐姐氣沖沖道:“小弟,你別鬧了!”

    卓沐風繞到她正面,理直氣壯道:“鬧?我鬧什么了?小弟一直清清白白,如今你我發生了這樣的事,你讓我怎么向以后的娘子交代?她要是知道,一定不肯原諒我!”

    說罷,一臉泫然欲泣的樣子,鼻子開始抽噎起來,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白衣姐姐看得心煩氣躁,脫口而出:“那你就別告訴她!”

    卓沐風表情呆滯,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話:“什么,姐姐你竟要我隱瞞失去清白的真相,去欺騙另一個無辜的女孩子?”

    “我,不是……”白衣姐姐百口莫辯,被某個賤人一通胡扯,情急之下,她的腦子就跟漿糊一樣,有點拎不清了。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