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少俠請開恩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萬化魔人的墓穴

第四百七十九章 萬化魔人的墓穴

 熱門推薦:
    颶風就像幾枚分散的灰色羅盤,來得莫名其妙,消失得亦莫名其妙,幾番狂卷攪動,化成氣流蜷蜷。

    毒水潭都翻騰沸滾起來,一**黑色汁液飛濺,洞穿上方的黑霧,好似隨時會向四周爆發,駭得順利逃到對岸的各派高手面色發白,一陣慌張后退,不少人甚至被推擠到了地上。

    直到數十息過后,黑夜汁液重新落回毒水潭,這次沒有再蹦起,黑霧重新籠罩上方,整個地下才恢復了平靜,一如之前。

    退得極遠的各派高手仍不敢放松警惕,又等了好半天,見沒有任何異狀,才有人大著膽子,嘗試往前探去。

    一撥人慢慢回到毒水潭前,透過氤氳的黑霧,對岸一片幽深不可測,可在茫茫黑暗之中,幾抹詭異的綠光卻顯得分外耀眼。

    這應該是迷宮地道墜毀后出現的,否則眾人不可能現在才發現。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綠光出現,縱橫交錯,就仿佛先前有什么東西遮蓋了它們,而今迫不及待地重現光彩。

    這個奇特驚人的變化,以至于壓下了眾人因為門派高手被颶風卷走的驚駭與擔憂。

    當所有綠光最終成型時,在場所有人莫不倒吸一口冷氣,目瞪口呆。更有甚者因為恐懼而往后退,雙腳發軟之下,一屁股坐在地上,卻猶自未覺。

    所有人的心臟都像是被一只無形的手狠狠攥住般,嚇得想發出聲音,卻又因內心的恐懼而不敢。

    一些門派長老,額頭冒出了冷汗,四肢有些疲軟,似乎就連最熟悉的內力都無法驅除來自四周的凜冽寒意。

    天,那是什么?!

    就在毒水潭的對面,原本迷宮的位置,在地道塌陷之后,神秘綠光竟構成了一張巨大的綠色人臉!

    這張青色人臉,足有數十丈高,輪廓幽深,眉毛上挑。雙眸宛如兩朵正熊熊燃燒的綠色琉璃,空洞又似有意識地俯視著下方的各派高手,令人感受到一股神秘詭異的可怕壓力。

    筆直的鼻梁下,一張嘴唇詭異地勾起。在綠光明滅不定的閃爍中,整張綠色人臉一會兒笑,一會兒哭,一會兒祥和,一會兒殺氣騰騰,變化萬端,無從揣測。在周圍吞噬人神魂的黑暗中,越發顯得詭譎陰森,宛如從無間地獄沖出的邪惡鬼臉。

    “啊……”

    在綠色人臉張開嘴巴的瞬間,終于有人承受不住心頭的壓力,大聲尖叫起來,面無人色地轉頭就跑,那模樣活像魂魄都被嚇飛一般。

    這聲尖叫也感染了其他人,壓垮了眾人心頭最后的堅持。一時間,人群哄亂地往外疾沖,叫聲與氣爆聲響做一團。

    站在最前方的各派魁首,包括陶白白,秋越,燕孤鴻,伍思杰等人,雖然仍保持著一派之主的威嚴,沒有過于失態,但臉色也不好看,運功的同時亦在后撤,隨時警惕著綠色人臉。

    他們身后的長老們則鼓起勇氣,沖到了前方。

    見綠色人臉始終沒有動靜,只是不斷變幻表情。陶白白驚異的同時,像是猛然想到了什么,臉色狂變,脫口而出道:“萬化魔人!”

    萬化魔人四個字,就像一道驚雷,劈中了在場所有人,一些魁首甚至露出驚懼之色。

    “陶兄是何意?”秋越問道。

    陶白白聲音顫抖:“我陶家先祖,曾意外得到過一本古籍,上面描述過一段話:在數千年之前,青煞流曾盛極一時,乃魔門十二流中最強流派。只因青煞流初代祖師,得到過一門無上魔功,耗時近百年有所成,施展之時,面呈綠銅之色,表情猙惡猶如鬼怪。”

    燕孤鴻素來穩重,此時也輕吸一口氣,心臟都在抽搐:“你的意思,該不會想說眼前的人臉,就是萬化魔人吧?”

    在場之人無不渾身發麻,數千年前的蓋世人物,少數人聽都沒聽過。在眼前綠色人臉的恐嚇下,能不驚慌失措已經是意志堅定了。

    當然,也和綠色人臉沒有進一步行動有關。何況大家都有一個基本認知,萬化魔人再強,也是數千年前的人物,如今怕是骨灰都不剩了。

    陶白白以無比復雜的語氣道:“很像!”他突然做出一個嚇死所有人的動作,居然一指彈向了綠色人臉。

    在眾人措手不及中,只聽鐺的一聲,金屬擴音響徹整個地下空間。

    下一刻,一道更加強勁的指力,穿過百丈距離,以極速射向陶白白。

    陶白白單手畫圓,指力被圓芒籠罩,一點點分崩離析,不過最后亦擊碎了圓芒,令陶白白后退了兩步,手掌微微發抖。

    陶白白顫聲道:“果然如此,這是萬化魔人的綠銅雕像,只不過加持了陣法之故,所以看起來詭異莫測,而且能反彈攻擊。”

    秋越沉聲問:“陶兄,你還知道什么?”

    陶白白抿了抿嘴,平易近人的胖臉再也不見一絲笑容,唯有無以言喻的沉重和惶然,答道:“若是那本古籍的描述沒有錯,那么這里,應該不是青煞流遺址。而是,青煞流初代祖師,萬化魔人的墓穴所在!”

    東周江湖徹底亂了。

    在各派返回地面之后,內部的情況不可避免被泄露。各派深知瞞不住,也沒有隱瞞。很快,陶白白的一番話也傳了出去,瞬間引爆江湖!

    三百年前的青煞流,在魔門十二流中處于末席,但實力也絕對強過今日任何一家頂級勢力,而且要強得多。

    所以哪怕是普通的青煞流遺址,也足以吸引各大頂級勢力到來。

    可如果是萬化魔人的墓穴,那意義就不同了,其價值和重要性,遠勝青煞流遺址十倍不止!

    大部分人壓根沒聽過萬化魔人,但一個青煞流初代祖師的名頭,就足以震驚天下!更遑論根據陶白白的說法,萬化魔人還修煉了無上魔功。

    何謂無上?江湖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唯有傳說中的六星武學,才能稱之為無上!

    如果五星武學是頂級勢力的鎮派之寶,那么六星武學,則是圣地勢力的不世傳承,不,這樣的說法不準確。

    應該說,除了中州的寶緣寺和北齊的摩柯教,其余圣地勢力,唯有半部六星武學,亦即無上武學。

    而就是這半部無上武學,令這些圣地勢力高高在上,盤踞在天下江湖的最頂端,俯視蕓蕓眾生。

    所以能夠想象,當萬化魔人墓穴的消息傳出去后,造成了多大的轟動。墓穴往往意味著陪葬品,那么大膽揣測一下,萬化魔人的那本無上魔功,是不是就藏在其中?

    縱使沒有那本無上魔功,單是以萬化魔人數千年前的地位,他的墓穴中也必定藏了無數的奇珍異寶,足以教江湖中的任何人為之瘋狂!

    營帳內,各派魁首分兩排而坐。

    春秋盟主丁洋苦嘆道:“亂了,全亂了,據我盟探子回報,現在每日都有無數江湖人往這里趕,早知如此,關于萬化魔人的事,不該說出去的。”

    說話間,有意無意瞥了陶白白一眼。

    言家家主言無忌說道:“丁盟主,就算我們不說,只怕等消息傳出去,那些圣地勢力照樣能推斷出來,他們掌握的東西遠不是我們能比的。何況,萬化魔人的墓穴,你以為憑我們能吞下去嗎?”

    話是這么說沒錯,但丁洋總感覺有些心疼,就仿佛本該屬于自己的東西,被迫貢獻出來一樣。

    陶白白淡然道:“萬化魔人的墓**部是什么情況,我也不了解,那本古籍沒有更多記載,但必定兇險萬分。還是等那些人來處理吧,我們乖乖跟在屁股后面就行了。”

    那些人是指誰,在場諸人心知肚明。從這句話中,眾人立刻明白了陶白白的打算,這是想把大頭送給圣地勢力啊。

    不過轉念一想,除了這樣還能怎么辦?你搶的過人家嗎?就算沒有圣地勢力插足,各派恐怕也不敢,更沒有辦法深入墓穴,說不定只會死得更慘。

    這邊商量著事宜,而像三江盟,黑夜山莊,臨安柏家等頂級勢力,卻是一片愁云慘淡。

    因為他們的魁首,乃至于多位高手皆被颶風卷入墓穴深處,至今生死不知,說不定已經……

    可憐苗傾城又瘦了好多,但這次她沒有終日以淚洗面,在丈夫失蹤的日子里,她只能也必須堅強,不能讓三江盟亂起來,否則不管丈夫是生是死,她都沒法交代。

    巫媛媛哭慘了,好多次要不顧一切沖入墓穴找人,都被苗傾城派人攔住。為此巫媛媛甚至和盟內叔伯們大打出手,打不過便泣聲哀求。

    大家都理解她的心情,但也只能硬起心腸。盟主和大少爺等人已經下落不明,他們不能再讓大姐去犯險。

    就在各派皆躁動不安,各懷心思的氣氛中,一群氣勢超凡,衣著華美,言行舉止處處透著高貴之氣的人物,徑直來到了各派駐地。

    這群人年紀不一,但不管男女老少,皆有種讓人不敢直視的氣場,仿佛天生高人一等,對各派沒有半點江湖人應有的畏懼。

    反而是陶白白,領著各派高手來到營地外,乍見對面為首的老者,渾身劇顫,忙不迭躬身行禮,那動作居然有些慌亂無措,口齒更因緊張而干澀:“晚輩陶白白,拜見東方大長老!”

    那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東周江湖唯一的圣地勢力,東方世家的大長老,東方常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少俠請開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