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中毒了

 熱門推薦:
    月云兮將男子的身上搜了個遍,搜出幾張銀票,一些碎銀子,月云兮看了看銀票的面額,有五百兩的,也有一百兩的,還有三兩碎銀子。

    月云兮抽了一張一百兩的,其余的放回去,然后將男子身上的碎銀子數了數,全部拿走,準備離開,但是又擔心男子一個傷患獨自在這里,或許會被野獸襲擊,又去尋了一些驅趕野獸的藥材,砸碎了糊在男子身上,避免他被野獸攻擊。

    月云兮做好一切,準備離開,又覺得哪里不對勁,倒回來,將男子雪白的里衣撕下一塊,沾著男子的血,寫到:“診金收你一百零三兩,銀貨兩訖,各不相欠。”

    月云兮將寫好的血書塞進男子手里,這才滿意的轉身離去,沿途看到有草藥就采摘回去,路上還看到一些蘑菇,來了一趟,自然不能空手而回,也摘了回去。

    月云兮下山往洛家而去,正好遇到盧氏來尋她,見她回來,趕緊接過她背上的背簍,表情有些奇怪:“阿九,快回去,旺財娘來咱們家了。”

    月云兮臉上的表情是幸災樂禍:“她是不是又哭又嚎的?”

    “一雙手腫得跟豬蹄似得,村里的赤腳大夫治不了,讓她去縣城看大夫,可是她舍不得花錢,就來咱們鬧了,說是你給她下了毒,要毒死她。”盧氏一邊小聲說,一邊警惕的看周圍。

    “那可真是精彩了。”月云兮微勾唇角,“走,我們回去看看。”

    洛家的院子里,人滿為患,連村長都來了,見月云兮從外面進來,村長媳婦兒趕緊將月云兮拉到自己的身后藏起來。

    旺財娘眼尖的看到月云兮從外面回來,沖上來就要廝打,村長媳婦兒趕緊攔著:“旺財娘,你干什么?”

    “你這小賤蹄子,說,是不是你害我?”旺財娘將自己一雙腫得像豬蹄一樣的手拿給眾人看,“這小賤蹄子,定然是看我在山上采草藥,認為我搶了你們的財路,所以才給我下毒,把我害成這樣,村長,你可要給我做主啊。”

    村長眉頭緊蹙:“你去采草藥,你認識草藥嗎?”

    旺財媳婦兒被村長吼得一愣,往地上一坐:“我不活了,我都被那小賤蹄子害成這樣了,你們還偏幫她,她不過是個外鄉人,被人賣過來的,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對我。”

    “嬸子,你不是跟虎嬸子一塊采藥嗎?跟我有什么關系呢?”月云兮從村長媳婦后面露出一個腦袋,一臉疑惑的問道。

    眾人的目光看向虎嬸子,虎嬸子表情一僵:“是跟我一起采藥材來著,后來不知怎么的,她覺得手又癢又疼,撓了幾下之后就腫成這樣了。”

    “既然是跟你一起采藥成了這樣,管我家阿九什么事?”盧氏惱怒的問道,“難不成你們覺得我們洛家男人不在家,好欺負不成?”

    虎嬸子一臉為難,盧氏說他們欺負人,旺財娘也說他們欺負人,反正她里外不是人,干脆心一橫:“今日,旺財娘來找我,說盧氏他們上山采藥,賺了不少錢,就讓我跟她一起上山采藥,我說我們不認識采藥,怕是不行。”

    “草藥她教我們認的!”旺財娘指向月云兮道,“就是她害我們!”

    月云兮委屈的看向村長:“阿叔,虎嬸子讓我教她認采藥,但是旺財娘沒有。”

    “我分明采的就是……”旺財娘歇了聲,不敢說了,畢竟是她做得不厚道。

    村長哪能不知道旺財娘的尿性,定然是又去欺負月云兮了,當即看向虎嬸子:“秦家媳婦兒,你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阿九教了我認草藥之后,我就去一旁采草藥了,旺財娘拉不下臉,就跟在盧氏跟阿九后面,看到盧氏跟阿九發現什么草藥,就搶先一步去搶了,盧氏氣不過還跟她罵了幾句,后來還是阿九將盧氏拉走了,她們倆就下山了,沒有跟我們一起采草藥了。”

    “胡大姐,你可別亂說,明明是我發現草藥去采的,我可沒有搶她們的!”旺財娘梗著脖子嘴硬的說道。

    村長冷哼一聲:“去叫旺財爹將人領回去,你搶別人的藥草也就罷了,自己不知道去哪里將自己弄成這樣,還賴在人家一個孩子的頭上,當真是不要臉了。”

    “村長,真是那小賤蹄子害我……”

    “哼,人家害你,你害人家還差不多,你看看人家小姑娘的樣子,像是能害你的?”村長恨不得一巴掌將旺財娘扇回娘肚子去,這女人,一天不生事心里就不舒服,還天天盯著人家洛家小媳婦兒欺負,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家年齡小嘛。

    “這是怎么了,家里怎么這么多人?”楊氏從地里回來,老遠就聽到自家院子鬧哄哄的,趕緊回來一看,旺財娘在地上坐著,月云兮藏在村長媳婦兒后面,盧氏帶著洛凝站在一旁。

    “娘,你回來了,這旺財娘又來欺負阿九,搶了阿九的草藥不說,還污蔑阿九要害她!”盧氏當然知道旺財娘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好好收拾她,這人還以為他們家好欺負。

    楊氏一聽,將肩頭上的鋤頭一放,沖上去就抓住旺財娘打:“你這死不要臉的,我家阿九哪里得罪你了,你三番四次的欺負她,我打死你。”

    眾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畢竟楊氏平日里也是個極好相處的人,哪里見過楊氏這么潑辣的一面,這呆愣的瞬間,旺財娘已經被楊氏按在地上打了,當然也有眾人看不慣旺財娘的緣故,見楊氏打的差不多了,這才上前將人拉開。

    旺財娘一雙手腫得像豬蹄子,原本就是吃準楊氏是個喜歡息事寧人的人,所以才敢來洛家鬧,誰知楊氏竟然一反常態直接沖上來就打,連她都打了,她也被嚇懵了,見楊氏被人拉開,爬起來就逃出了洛家。

    “你再敢欺負我家阿九試試,看我我不抓爛你的臉!”楊氏追到門口怒吼道,嚇得旺財娘摔了一跤,爬起來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