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畫像

 熱門推薦:
    洛凝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轉過身就跑進了屋里,不肯出來了,月云兮防備的盯著軒轅永瑜,不知道軒轅永瑜想干什么,她曾經去過南齊皇宮,但是只見過軒轅永照,不曾見過軒轅永瑜,所以根本不認識軒轅永瑜。

    “這位公子,水已經喝了,你還有事嗎?”月云兮開口問道,畢竟家里只有她跟洛凝兩個孩子,若是此人生了歹意,她未必能護洛凝周全。

    軒轅永瑜看著月云兮:“我看姑娘有些眼熟,我們可是見過。”

    月云兮搖搖頭,就算見過,她也不會承認,畢竟她拿了他一百零三兩銀子,一百零三兩對于一個窮苦人家來說,算是多的了。

    “我只是覺得姑娘很是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既然沒有見過,那就算了,多謝姑娘的水,在下告辭。”軒轅永瑜拱手告辭,瀟灑的轉身離去。

    月云兮目送軒轅永瑜的身影走遠,這才收回目光,心里卻有些不安,如今她是真的擔驚受怕的,這張臉太容易讓人認出來了,她是不是要改變一下容貌呢,尤其是去縣城以后。

    軒轅永瑜離開清河村,謹言立馬跟上來:“爺,如何?”

    “我竟是沒有想到,救了我的人,竟然是洛清絕家里的人。”軒轅永瑜笑著說道,“看來這洛清絕真是本王的福星,那姑娘怕是洛清絕的妹妹,看年歲,也不大,待到及笄,本王許她一個側妃的位置,算是報答她的救命之恩了。”

    “那姑娘承認是她救了爺嗎?”謹言好奇的問道。

    軒轅永瑜笑著搖搖頭:“那小丫頭防備心重著呢,待我與洛清絕商量之后,再與她說吧。”

    “那位姑娘定然十分高興,以她的身份,能做爺的側妃,不知道是幾世修來的福分。”

    軒轅永瑜沒有接話,心中卻是贊同謹言說的話,若不是他看中了洛清絕的才華,這樣一個偏遠小山村的姑娘,永遠都不會有攀上高枝的機會。

    “走吧,回云陽縣。”兩人快速離開了清河村,只是兩人一走,一名少年出現在村外,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又看看洛家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村長跟洛清絕回到村里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村長將每家有多少藥材,最后賣了多少錢,都一一記錄在冊,村民們排隊領取自己的銀錢。

    洛清絕則是交代了兩句,就往家里走,才走出沒幾步,又停頓了一下,往村外而去,村長有些奇怪,不過他現在很忙,也沒有去追究。

    “老大,你可算回來了。”

    “出什么事了?”洛清絕看著面前的少年郎,疑惑的問道。

    “今日四爺來了村里,去了您家。”少年郎撓撓頭,“似乎是對嫂子極為感興趣。”

    洛清絕的瞳孔瞬間收縮,渾身散發出不悅的冷意,少年郎嚇得退后一步:“我隔得遠,沒有聽清楚說了什么,但是四爺似乎很高興。”

    “我知道,九爺回京了嗎?”洛清絕緩緩的問道。

    “已經回去了,我們的人一路護送回去的,路上遇到幾波刺殺,都是京都來的人。”少年郎壓低聲音道,“老大,道上傳來確切消息,東臨那位在找人,并非是東西。”

    “找人嗎?”洛清絕眸光微動,遲遲沒有說話,良久才艱難道,“有東臨九公主的畫像嗎?”

    “尋到是尋到一幅,不過是五年前了,五年前東臨九公主曾經來過南齊,留下過畫像,可是如今五年都過去了,都說女大十八變,誰也不知道如今的東臨九公主長成什么模樣了,更何況,人都已經死了。”

    “給我。”

    少年郎從懷里掏了掏,掏出一張小像,上面畫著一個小女孩,一雙眸子天真又好奇,仿佛在認真的看著你一般,臉型跟現在的月云兮不太像,小時候的月云兮臉圓圓的,像個善財童子,現在的月云兮臉尖尖的,倒像是那狐貍轉世的,鬼精鬼精的,相去甚遠。

    洛清絕直接將畫像給撕了,少年郎也沒有說什么,很快就消失不見,洛清絕這才轉身回去,路過村口,眾人還在圍著村長領取銀子,旺財娘扒在村門口,羨慕的看著,不過看到洛清絕過來,臉上閃過一抹懼怕,當即轉身跑了。

    洛清絕也沒有理會,直接回了洛家,月云兮剛好做好晚飯,招呼眾人吃飯,洛清絕幫忙端菜,塞給月云兮一支木簪,簪尾雕刻的是一朵桃花,簪身打磨得十分光滑。

    月云兮看著手中的簪子,好奇的盯著洛清絕:“二哥哥,這是你……做的?”

    洛清絕嗯了一聲,他見月云兮頭上空空的,什么都沒有,想著,她或許會喜歡簪子,就自己做了一支木簪,可看月云兮傻呆呆的模樣,又覺得她似乎不喜歡:“不喜歡?”

    “喜歡。”月云兮當即要往懷里揣。

    洛清絕卻是拿過來,直接插在了月云兮的發髻里:“簪子是這么用的。”

    “謝謝二哥哥。”月云兮趕緊道謝,兩人端著菜出來,在桌邊坐下,楊氏眼尖的看到月云兮頭上的簪子,笑得一臉神秘莫測,盧氏幾度想開口,但是最終什么都沒有說,她本來是想提醒楊氏,月云兮尚未走過門的儀式,算不得洛家的媳婦,可見楊氏跟洛清絕待月云兮的模樣,已經是一家人,心想著,不過是個儀式而已,有沒有也無所謂,反正他們所有人都已經當月云兮是自己家里人了。

    “今日我走后,村里有發生什么事嗎?”洛清絕想到軒轅永瑜出現在清河村的事情,漫不經心的問道。

    “有。”洛凝趕緊說道,“今日有個長得很好看的叔叔,來咱們家討水喝,凝兒還端了一碗水給他呢。”

    “好看的叔叔?”洛清絕疑惑的看向月云兮。

    “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迷路了,跑來咱們家討水喝,喝了水就走了。”月云兮解釋道,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破綻,完全將軒轅永瑜當成陌生人來看,洛清絕也看不透月云兮的心思,便沒有再說這件事。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