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斥責

 熱門推薦:
    洛清絕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繼續翻著書,仿若沒有聽到一般,月云兮卻十分震驚,儼然沒有想到,唐怡竟然會被……

    “沈玉樓,你夠了!”李少游起身,一把扯住沈玉樓往外拖,“阿九妹妹,我們先走了,改日再來看你。”

    沈玉樓見洛清絕面不改色,回過頭去看月云兮:“阿九妹妹,你只是身體疼,唐小姐疼的可不只是身體,她是生不如死。”

    月云兮突然襯起身子,掀開被子,直接下了地,追到門口向沈玉樓吼道:“玉樓哥哥,唐小姐生不如死,是因為我嗎?你這般在我面前陰陽怪氣的說話,是說我害了她嗎?”

    “阿九。”洛清絕終于變了臉色,放下手中的書,大踏步走過來,月云兮赤著腳站在地上,因為激烈的動作,肩膀上的傷口又裂開了,雪白的里衣上,瞬間染上了血色。

    沈玉樓整個人愣住了,看著眼眶發紅,怒斥他的月云兮,心中暗惱,這件事跟她有什么關系,她也是受害者,她只是因為是洛清絕的童養媳,就惹來無妄之災。

    “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月云兮上前一步,洛清絕攔住了她。

    “傷口裂開了。”

    月云兮瞪著沈玉樓:“你不是捕快嗎?你不是很厲害嗎?既然你那么厲害,我為什么還會被人襲擊,唐小姐為什么還會被人輪一奸,只能說明你無能,你沒用!”

    沈玉樓的臉白了,李少游一時之間也尷尬至極,畢竟他也是捕快,只想拖著沈玉樓離開,沈玉樓是被沖昏頭腦了,唐怡是凄慘,但是她若不生害人心思,又怎么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沈玉樓在這里言語刺激一個剛剛撿回一條命的孩子,當真是不厚道。

    “阿九,不用理會他,他是腦子不清醒。”

    月云兮胡亂的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二哥哥,你讓開,我到是要問問他,他不去抓要殺我的人,不去抓傷害唐小姐的人,跑我們這里來陰陽怪氣的做什么,難不成認為我是兇手?”

    “若是認為我是兇手,就拿出證據來,拿不出證據,就是誣告,如果誣告,我定然要上衙門敲鼓鳴冤,不要以為你是捕快,就可以欺負我們小老百姓,唐大人若是不敢審你,我就去省府,省府不接,我就去京都告御狀!”

    “阿九妹妹,你息怒,你息怒,他昨晚一夜沒睡,腦子糊涂了,他不是這個意思,他只是惱恨那個背后兇手而已,并不是針對你,快回去歇著吧,我會好好教訓他的!”說完李少游拖著沈玉樓逃也似的離開了洛家。

    洛清絕將月云兮抱回床上,月云兮圈著洛清絕的脖子不放,抽抽搭搭的在洛清絕懷里哭,洛清絕心疼,卻不敢解釋,月云兮很聰明,加上他早上告誡她的話,她豈會猜不到唐怡的事情是他做的。

    “二哥哥……”

    “我知道你心里難過,想罵我,但是……”

    “對不起。”月云兮打斷洛清絕的話,“是我誤會你了,以為你是要護著她,任由她傷害我,對不起,二哥哥。”

    洛清絕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他以為月云兮要責罵他狠毒,如此對待一個女子,卻沒有想到月云兮卻是跟他道歉,因為誤會了他。

    “傷口裂開了,我給你換藥。”洛清絕拍拍月云兮的背,示意她松開,畢竟她的肩膀上還有傷,這樣圈著他的脖子,怕是疼得厲害。

    良久月云兮才抽抽搭搭的放開手,任由洛清絕給她換藥,洛清絕心里百味陳雜,月云兮還小,有很多事情,不應該知道,偏偏沈玉樓要來這里亂說,想到這里,洛清絕就覺得心里很不舒服,若不是這人來亂說,哪怕月云兮生他的氣,也不會這么傷心的哭。

    李少游將沈玉樓拖走,一出巷子就將沈玉樓推到墻上:“沈玉樓,你是不是瘋了,你對著一個孩子發什么火?且不說這件事不可能是她做的,她才是那個受害者,她昨晚差點死在別人的刀下,你用那種語氣跟她說話,是覺得該死的是她嗎?”

    沈玉樓覺得頭疼,揉著太陽穴:“對不起,是我魯莽了。”

    “你不是魯莽,你是蠢!”李少游難得有機會罵沈玉樓,因為沈玉樓太沉著冷靜了,只是此人如此不冷靜,竟然是因為一個殺人兇手。

    “我就是看不慣洛清絕云淡風輕的樣子,明明他才是兇手!”

    “他不是兇手!”李少游重申道,“我們是捕快,沒有證據,就不能亂說話,而且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跟洛清絕有關,我們不能因為不滿他故意冷落我們,就對他心生不滿,玉樓,你以前不這樣的。”

    沈玉樓也覺得今日的他太不冷靜,太荒唐了,他竟然因為自己的猜測,就去一個險些喪命的小孩子面前發脾氣,這太不像他的為人了。

    “對不起,下次不會了。”

    “不會最好,等過幾日,去給阿九妹妹道歉。”李少游想到月云兮說他們誣告要告他們的話,嘴角抽搐了下,這小丫頭頭從哪里聽來那些的,還知道告狀要一級一級的告,還要告御狀!

    “嗯,我記住了。”

    “走吧,回去了,刺殺阿九妹妹的人沒抓到,但是唐小姐的案子,可以結了。”李少游冷淡的說道,畢竟販賣唐怡的人抓住了,輪一奸她的人也都抓捕歸案了,這件事有罪的只有龜三一人,其他人只能算是嫖宿,畢竟他們并不知道龜三提供的女子是良家女子,以為是風塵女子。

    沈玉樓冷靜下來,將被李少游弄皺的衣服撫平:“如果,我說如果這件事真的是洛清絕做的呢?”

    “洛清絕把唐怡賣了嗎?還是說洛清絕把她玷污了,洛清絕若是跟這件事有關,那么應該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將昏迷的唐怡扔去了小竹路。”李少游看得明白,唐怡買兇殺人,洛清絕只是將人扔到哪里去,已經算是極為仁慈了,換了他,指不定做得更狠。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