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門有喜:無良夫君俏媳婦 > 第252章 我是你爹

第252章 我是你爹

 熱門推薦:
    洛清河下葬之后,洛清絕告別家里人,回云陽縣去,洛清凡跟洛清絕依然是兩人同騎一匹馬,月云兮則是騎著小蘋果,安安靜靜的跟在后面。

    一行三人剛走到城門口,就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洛晉竟然帶著人守在城門口,看到洛清絕回來,頓時面露驚喜。

    “清絕……”

    洛晉的話還沒有出口,洛清絕已經縱馬進城,沒有絲毫的停留,速度極快,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小蘋果也機靈,見洛清絕跑了,它也沒有遲疑,嘚嘚的跟著跑了,揚起不少煙塵,轉眼間城門口只剩下臉上笑容尚未綻放完畢的洛晉一行人,還吃了一嘴的塵土。

    “大人,您沒事吧?”

    洛晉拿出帕子擦了擦臉,他并不知道洛清絕隱瞞了洛清河的死訊,只是這種事情,哪里是隱瞞得了的,遲早都會知道的,早說晚說,都是要說的。

    “走,去他家里。”

    洛晉十分自信,一個孝字壓死人,洛清絕縱然是不想認他,也不可能,畢竟他是洛清絕的生父,洛清絕若是還想走仕途,就只能乖乖的聽他的話,聽從他的擺布,畢竟文官跟武官不一樣,武官魯莽,無畏流言,文官卻是最注重名聲,一個文官的名聲被敗壞了,那么這個人的仕途也到頭了。

    向陽巷一片寧靜,洛晉帶著人來到向陽巷,原本安靜的向陽巷瞬間變得熱鬧起來,只是看著那緊閉的大門,洛晉的表情十分微妙。

    “去敲門。”洛晉吩咐道。

    護衛當即去敲門,可是敲了半天都沒有人回應,護衛就尷尬了,回頭看向洛晉:“大人,沒有人應門。”

    “砸開。”

    護衛點點頭,正準備將門砸開,門突然開了,開門的是伍六:“干什么呢?”

    “我們找洛公子。”

    伍六狐疑的看了一眼那護衛,又看了看停在門外的馬車:“公子,有人找您。”

    “不見。”洛清絕冰冷的聲音傳出來,不帶絲毫的感情。

    洛晉掀開馬車簾子,從馬車中出來:“怎么,你們家舉人公子,難不成是想萬人皆知,他是個枉顧孝道的人嗎?”

    “孝道?”洛清絕從屋中出來,冷笑,“請問你是何人?有什么資格來教訓我?”

    洛晉聽了,彈了彈衣袍,自信滿滿的說道:“我是你爹。”

    噗嗤。

    月云兮突然笑出聲來,洛晉看向月云兮,眉頭緊蹙,這人他也知道,是洛清絕的童養媳,以洛清絕的本事,將來是要娶貴小姐的,怎么能取這樣一個沒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小丫頭片子!

    “小丫頭,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啊,我家公公都死了十多年了,你卻說你是我家公公,難不成是詐尸了?”月云兮好奇的問道。

    “誰告訴你,我死了?”洛晉惱怒的問道,他活生生的站在這里呢,什么時候死了?

    “難道不是?”月云兮一臉疑惑的問道,“若不是死了男人,我婆婆怎么會獨自帶著幾個兒子長大,難不成是我婆婆的夫君是陳世美,為了娶高門女子,拋棄妻子,騙自己的元配妻子,自己死了,結果后來發現元配妻子的兒子特別有出息,覺得兒子必須得拿回來,然后上演一副當年死里逃生,后來尋她尋不著,不得已娶了他人?”

    “臭丫頭,小小年紀,說話竟這么難聽,當真是沒有教養!”

    月云兮一臉疑惑的指了指自己,又看向洛晉:“請問這位老爺,你現在有家室嗎?”

    洛晉臉色一變:“自然是有的,當年我們……”

    “當年我全家遇到土匪,我爹被土匪砍掉了腦袋,尸體被扔下了懸崖,你說你是我爹,怎么,你是怎么復活的?”洛清絕冷聲問道,“若是你們再在這里胡攪蠻纏,我就要告官了,你不但侮辱亡父,還冒充他人,抹黑我娘的名聲。”

    洛晉氣得臉都白了,指著洛清絕的手都在顫抖,被砍頭扔下懸崖,果然是最毒婦人心:“楊婉告訴你的,我死了?”

    “請你放尊重點,我爹死了,是我親眼所見,而不是我娘告訴我的,還有不是你死了,是我爹死了,請回吧,再讓我聽到你詆毀家母跟先父,定然不會對客氣!”

    洛清絕一說完,就讓伍六將門關上了,將洛晉他們關在了門外,洛晉的臉上青黑交加,若是洛清絕否認他是他爹,他還能有辦法治他,可這人直接說他爹死了,還是親眼看到他爹被人斬了腦袋,尸體扔下了懸崖。

    “大人,這……”

    “去縣衙。”洛晉冷聲說道,洛清絕想要輕易的否認他們的父子關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大人。”

    云陽縣的縣令如今換成了洪大人,洪縣令叫洪明,這人算是個老油條了,據說他待過的地方,那里的百姓都十分喜歡這位洪大人,但是那里的官員提及洪縣令都是一臉鄙視跟厭惡,仿佛不愿意跟這樣一個人為伍。

    洪縣令在縣衙里面翹著二郎腿,腳上連鞋子都沒有穿,一邊喝著小酒吃著花生米,一邊哼著小曲,小日子過得十分的愜意。

    “大人,不好了。”

    “你家大人我好著呢!”洪縣令扔了一顆花生米進嘴里,“慌慌張張的干什么,大白天的見鬼了啊?”

    “大人,不是見鬼了,而是……”捕快壓低聲音道,“蘭城知府來了。”

    “蘭城知府來找這里?別逗樂了,去去去,打擾我喝酒。”洪縣令根本就不相信,將一雙光腳擱在桌子上,捻起碟子里面的花生米就往嘴里扔,卻突然看到幾個人站在門口,嚇得一個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

    “洪縣令,你這小日子過得不錯啊。”洛晉似笑非笑的說道,“又是美酒,又是花生米的……”

    洛晉看了一眼仍在地上的鞋子,以及洪縣令光著的大腳丫,用手捂住鼻子:“穿上你的鞋。”

    “對不住,對不住。”洪縣令趕緊爬起來,撿起一旁的鞋子,想要穿上,結果沒穿上,還摔了個屁墩,洛晉眉頭緊蹙,嫌棄的轉身先出去了,轉身出去的時候沒看到洪縣令眼底的嘲諷。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