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門有喜:無良夫君俏媳婦 > 第438章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第438章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熱門推薦:
    “洛清絕恐怕真是皇上的人,皇上這一手棋下得可真是精妙啊,怕是王爺到現在都還蒙在鼓里,洛清絕此人太陰險了,一邊向王爺投誠,一邊為皇上賣命,還做出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模樣,當真令人惡心。”

    方策氣得心肝肺都疼了,他們竟然被一個洛清絕玩弄于鼓掌之間,這人當真是可惡。

    “蘭城現在如何了?”

    “我們的人,死的死,換的換,如今官場上,剩下的人,只怕沒有幾個了,洛清絕下手狠著呢,竟然敢直接屠殺所有官員,如今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蘭城的商人,蘭城的商人可是一塊硬骨頭,洛清絕要是敢把他用在官場那一套用在他們的身上,蘭城就會癱瘓!”

    方策在心里安慰自己,希望蘭城的商人能爭氣一點,洛清絕不會允許蘭城的商人把控蘭城,所以一定會對蘭城的商人下手,如今他們被困在這里,希望四王爺能早點發現蘭城的異常,否則等洛清絕將蘭城的商人都拿下之后,蘭城就要徹底的落入洛清絕的手中了。

    褚勝男跟吳琛卻不認為蘭城的商人能成事,洛清絕連四王爺都敢坑,敢把他們抓起來,可見已經有了應對的策略,只是他們不知道他會怎么做而已。

    “說起來,有件事我要問一下,方大人認識一個叫云阿九的小女孩?”

    “認識,洛清絕的童養媳,這個人曾經救了王爺一命,就是因為這,王爺才會誤以為洛清絕是他的人,舉薦洛清絕來蘭城做知府,現在想來,只怕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局,洛清絕夫婦聯手布的局!”

    “原來如此,我說那小丫頭為何在遇上的我們的時候,果斷的襲擊了我們,偷走了我們手中的王爺密令,若是她沒有對我們下手,我們早就到了蘭城,發現蘭城的異常,稟報給王爺了,如今卻雙雙被困在這里,方大人,我們必須想辦法離開這里才行!”

    “離開這里,簡直比登天還難,這里的守衛森嚴,更何況我們連這里是哪里,有多少人,地形如何都不知道,如何從這里離開,只怕我們一出這牢房,外面的人就會對我們下殺手,洛清絕只要對蘭城的商人下手,王爺很快就會得到消息,我們只能指望蘭城的商人能爭氣一點,早日發現不對勁,給京都傳信。”

    洛清絕前腳剛回到知府衙門,就聽聞出事了,七公主叫囂著要殺了洛清逸,洛清逸躲在知府衙門不敢出去,看到洛清絕回來,跟見到救星一般。

    “哥,你要救我啊,你一定要救我啊。”

    洛清逸哪里還顧得上自己心里那點別扭的驕傲,現在只想洛清絕救他的性命。

    “別亂攀親戚,誰是你哥?”

    洛清絕冷聲道,“我與你雖然同姓洛,卻是毫不相關的陌生人。”

    “哥,你不能見死不救啊,我們好歹是同一個父親啊,哥,看在我們是親兄弟的份上,您一定要幫幫我啊。”

    洛清逸抱著洛清絕的大腿,哭得傷心,這是真傷心,他本以為七公主對他是有意的,誰知七公主根本不喜歡他,如今更是叫囂著要殺了他,只要他敢踏出知府衙門的大門,就要把他碎尸萬段。

    洛清絕一回來,七公主得知這個消息,當即帶著大隊人馬來知府衙門來興師問罪,軒轅玉兒本來是沖著洛清絕來的,誰知她從清河村回來,沒有見到洛清絕,也沒有找到月云兮,又氣又怒,偏偏這個時候洛清逸湊上來,陪著軒轅玉兒喝酒去,趁著軒轅玉兒喝醉了,將軒轅玉兒給玷污了!    軒轅玉兒那脾氣,哪里是吃了虧往肚子里咽的人,次日一醒過來,提了劍就要剁了洛清逸,嚇得洛清逸衣服都沒有穿,只穿了一條褻褲就從客棧里面狂奔出去,軒轅玉兒提著劍在后面追殺,成了蘭城一大笑談。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七公主帶著侍衛把咱們知府衙門給圍起來了。”

    孫同知急急忙忙的跑進來,“大事不好啊,七公主叫囂著要您給她一個說法啊。”

    洛清絕一腳踹開洛清逸,直接往門口走去,要他給個說法,他倒要看看軒轅玉兒要他給什么說法?

    軒轅玉兒看到洛清絕出來的時候,眼睛一酸,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洛清絕,你不喜歡我也就算了,你怎么可以派你弟弟對我做出這等不要臉的事情,今日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定然要讓皇兄砍你的腦袋。”

    洛清絕雙手背在背后:“七公主,請你說清楚,我弟弟在什么時候,對你做了什么不要臉的事,我剛從外面回來,你就上門挑釁,莫不是以為本官是泥人?”

    “你弟弟洛清逸,趁人之危,對本公主做出下流無恥的事情來,你敢說不是你指使的?”

    “七公主,這東西可以亂吃,但是這話可不能亂說,眾所周知,本官只有一個弟弟叫洛清凡,可沒有一個弟弟叫洛清逸。”

    洛清絕冷聲道,“七公主縱然要污蔑本官,也該找個靠譜的借口,更何況本官的弟弟年僅十三,遠在云陽縣上學,何時對你做過不要臉的事情,七公主不自重不自愛,到是往本官的弟弟頭上扣屎盆子,怎么,我們洛家當真好欺負嗎?”

    軒轅玉兒整個人愣住了:“你是說,洛清逸不是你的弟弟?”

    “當然不是,本官家里只有三兄弟,長兄洛清河,戰死沙場,幼弟洛清凡,如今在云陽縣的學府上學,尚未成年,七公主,請你好好想想,究竟是本官的弟弟玷污了你的清白,還是洛清逸玷污了你的清白。”

    “可是洛清逸說他是你的親弟弟。”

    七公主結結巴巴的說道,這件事她好像都沒有去求證過,從頭到尾,好像都只是洛清逸在說他是洛清絕的弟弟,沒有任何人承認過,加上兩人都姓洛,長相也有兩分相似,她便沒有懷疑,現在看來,她很有可能被洛清逸給騙了。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