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門有喜:無良夫君俏媳婦 > 第461章 我有病,你有藥嗎

第461章 我有病,你有藥嗎

 熱門推薦:
    “喲,好久不見,你兩口子怎么變得這么粘膩了。”

    翁不凡一看到洛清絕抱著月云兮回到衙門,牙齒都要酸掉了。

    “翁不凡。”

    “叫哥哥,翁不凡,翁不凡的叫,沒大沒小。”

    翁不凡立馬糾正道。

    月云兮撓頭:“二哥哥,這人是病了嗎?

    不準我叫哥哥的是他,要我叫翁不凡的也是他,怎么現在又不許我叫他翁不凡,反而要我叫哥哥了?”

    “他有病,不必理會他。”

    “對啊,我有病,你有藥嗎?”

    翁不凡挑釁的問道。

    洛清絕目光涼涼的看向翁不凡:“有,鶴頂紅,見血封喉,要吃嗎?”

    翁不凡立馬捂住胸口,指著洛清絕:“哇,洛清絕,你好毒啊,竟然要毒死我。”

    洛清絕將月云兮放下來,將馬拴在院子里:“什么時候到的?”

    “剛到沒一會兒呢。”

    翁不凡接過話道,“清河村的草藥,收得差不多了,下一波應該要開年后了,這馬上就是臘八了,想著你們倆在蘭城孤孤單單的,多可憐,所以我來陪你們過臘八節。”

    “你一個人過來的?”

    月云兮疑惑的問道。

    “還有你大嫂,我一并帶過來了。”

    翁不凡在說起洛清絕的大嫂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月云兮心中有些疑惑。

    “大嫂在哪里,我怎么沒有看到。”

    “去后廚了,說是要準備做臘八粥的材料,說是去年的臘八粥是阿九做的,今年的臘八粥她來做,讓你們也嘗嘗她的手藝。”

    翁不凡神色如常的說道。

    月云兮湊近翁不凡,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哦,翁不凡,我大嫂的手藝好嗎?”

    “離我遠點,你大嫂的手藝好不好,你會不知道?”

    翁不凡的臉不爭氣的紅了,伸手推開月云兮的腦袋,坐得離遠了些,“你離我遠點,你家那位可是動不動就翻醋壇子的,我可受不了。”

    “翁不凡,你今年多大了啊?”

    翁不凡曲起手指敲了月云兮一個爆栗:“我比你二哥哥還大一歲,叫不凡哥哥,沒大沒小的,不準叫我名字。”

    “這男人的心真是如海底的針,翻臉比翻書還快,前不久還讓我叫翁不凡,或者不凡,這才過多久啊,就改了,非得要我叫哥哥。”

    月云兮對著翁不凡做了個鬼臉,“我偏不!”

    “小心我收拾你啊。”

    “我有二哥哥幫忙,待會兒我們倆打你一個,你可不是對手。”

    月云兮淘氣道,“我去后廚找大嫂去。”

    月云兮一走,洛清絕目光突然射向翁不凡:“你想干什么?”

    翁不凡遲疑了下,不知道該不該說,但是不說又覺得這事就沒可能成功:“清絕,我想娶你大嫂為妻。”

    洛清絕雖然心中隱約覺得翁不凡的態度有些不對,但是沒有想到翁不凡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你……你要娶我大嫂?”

    “是,我想娶你大嫂為妻,我是認真的,我喜歡她,我知道你想說,她成過親,還有一個孩子,但是,我不在乎,找到一個兩情相悅的人,并不容易,但是……但是……”    “我大嫂不同意。”

    “對,清慧她不同意,她說好女不侍二夫,哪怕心悅于我,也不能嫁給我,清絕,我知道,我突然這么說,很冒昧,但是,我是真心想要娶她,想給她一個家,我不在乎別人怎么看,我只在乎她怎么看我。”

    翁不凡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發,“你能不能幫我去游說一下清慧?”

    “這件事,我做不了主,得去詢問我娘跟大嫂的意思,若是我娘答應,而大嫂也有這個意愿的話,我不會反對。”

    洛清絕認真的想了想回答道,洛家虧欠盧氏眾多,他們成親不過三月,洛清河就上了戰場,這些年來,盧氏獨守空房,帶著一個女兒,對洛家也是盡心盡力,如今若是有人愿意給她一個完整的家,他也不會反對。

    “你們什么時候回清河村?”

    翁不凡小心翼翼的問道,他不敢獨自去找楊氏啊,他怕被楊氏打出來,畢竟他的目的是娶楊氏的兒媳婦兒為妻,有哪個當婆婆的愿意自己的兒媳婦改嫁啊,但是有洛清絕他們跟他一塊回去,那又不一樣了。

    “年二十八才能回清河村,這樣吧,等過了臘八,讓阿九陪你們回一趟清河村吧,有阿九在,我娘不會為難你們的。”

    洛清絕果斷的說道。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后廚,月云兮看著正在忙碌的盧氏,總覺得盧氏眉宇間有著愁緒,似乎很是苦惱:“大嫂,你是不是在滬城做工的時候,翁不凡欺負你了?”

    “沒有,沒有,他怎么會欺負呢,你想多了。”

    盧氏趕緊說道,她煩惱的事情無法跟月云兮說,雖然月云兮懂事早,又十分的聰慧,但是畢竟還是個孩子,若是讓月云兮知道,她一個寡婦,還想改嫁的話,她這張臉就無處可放了。

    “大嫂,你是不是有心事?”

    月云兮給盧氏幫忙,她總覺得盧氏這次過來,心事重重的,見到她雖然高興,到是依然驅不散眉宇間的憂愁。

    “我……我沒事。”

    月云兮肯定盧氏心里有事,而且這事指不定跟翁不凡有關,但是她從來沒有往兩人身上想過,畢竟翁不凡平日里也是油嘴滑舌,吊兒郎當的,而盧氏謹小慎微,處處端著小心,這樣兩個人能走到一塊去,也讓人頗為意外,所以月云兮理所當然的以為是翁不凡找了盧氏的麻煩。

    “當真不是翁不凡欺負你了,要不這樣吧,大嫂,我在蘭城給你找一家秀坊,你來蘭城這邊做工吧,這邊有二哥哥跟我在,互相之間也有個照應,您看如何?”

    “不……不用了,我待在滬城挺好的。”

    “總是那么麻煩不凡哥哥也挺不好意思的,如今蘭城穩定下來了,我還想在蘭城開一家學堂,廣收學生呢,到時候指不定要將凝兒一并帶過來,到時候就只有大嫂一個人在滬城了,還是來蘭城吧。”

    “這……”盧氏揪著圍裙,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只是尷尬的看著月云兮。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