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農門有喜:無良夫君俏媳婦 > 第503章 一個都不能放走

第503章 一個都不能放走

 熱門推薦:
    第503章 一個都不能放走

    “你們還愣著做什么,給我一起上,將那賤皮子綁了,帶回去,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他!”沈玉珂怒吼道。

    李少游一拳打在沈玉珂的眼眶上,甩開沈玉珂,閃身擋在沈玉樓的面前:“我倒要看看,你們誰敢碰他!手碰砍手,腳碰跺腳,我說道做到。”

    “李少游,你給我滾開,沈玉樓是我們沈家的人!這是我們沈家的家事,輪不到你一個外人來管!”

    “他才不是你們沈家的人!”李少游怒斥道,“你們沈家根本就沒有把他當成沈家的人!”

    “誰不知道他親娘是個娼妓,半個京都的人都是他娘的入幕之賓,誰知道他是誰的野種,我爹愿意養著他,他就該感恩戴德了了!”

    沈玉珂怒不可遏,沈玉樓長得跟沈家的人一點都不像,反而更多的像他娘,長相柔美,氣質出眾,畢竟親娘是當年名噪一時的青樓花魁,只是這樣一個女人,縱然再漂亮,那也是男人的玩物,而在這樣情況下生下來的沈玉樓,更是一個悲劇。

    “我再聽到你侮辱玉樓,我割了你的舌頭!”李少游雙目發紅,氣得渾身發抖,他不明白為何沈家的人都要欺負,他們年少就相識,沈玉樓總是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站在最角落,看到受傷的夜貓野狗,也會去幫忙包扎,可是沈家的人卻像是惡鬼一樣,一次又一次的欺辱沈玉樓。

    沈玉珂聽了,突然邪魅的笑了:“李少游,你這么護著他,莫不是看上他了?也是,畢竟他繼承了他那當娼妓娘的容貌,生得是人比花嬌,只是他的滋味你嘗過了嗎?若是沒嘗過,那可就有些遺憾了,要不要我告訴你,是什么樣的滋味,畢竟我……”

    沈玉珂不敢置信的看著突然就到了自己面前的李少游,李少游的劍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刺入了沈玉珂的胸膛,沈玉珂不敢置信,伸手抓住李少游的肩膀:“你……你竟然敢……”

    沈玉樓只是呆了一瞬間就拔出劍,砍翻了身邊的沈家護衛:“少游,一個都不能放走。”

    李少游既然動手,也沒有想過放任何人走,當即拔出劍又要補一劍,卻被沈家的護衛給攔住了。

    沈玉樓擋住了意圖刺殺李少游的沈家護衛,沈玉珂狼狽的跌倒在地上,他從來沒有想過,李少游會因為沈玉樓而殺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沈玉樓那個縱然被他凌辱也咬著唇不吭聲的小白兔竟然敢拔劍殺人,是他大意了。

    沈玉珂拼命的往外爬,外面就是花燈會,只要爬出去就有救了,不能待在這里,否則這兩人一定會殺了他:“救命,誰來救救我,救命……”

    巷子里的廝殺沒有停止,沈玉珂帶了不少人來,縱然是兩人聯手,也頗為艱難,李少游眼看著沈玉珂就要爬出巷子,提著劍不顧一切的追著沈玉珂而去,必須殺了沈玉珂,沈玉珂不死,沈玉樓就會有大麻煩。

    “少游小心。”

    李少游側頭一看,不知道何時這邊藏了一個人,在他奔向沈玉珂的時候,直直的向他刺過來,李少游想躲,但是已經躲不開了吧,當即把心一橫,只要錯開要害就行,哪怕拼著重傷,也要殺了沈玉珂!

    李少游手中的劍朝著沈玉珂直直的斬下去,一顆頭顱骨碌碌的滾到了一邊,與此同時,一個人撞開了李少游,殺手的劍直接沒入沈玉樓的身體里,沈玉樓提劍割斷那人的脖子,整個人朝著地面倒去。

    “玉樓。”李少游驚呼,腳步一錯,扭轉身子,接住倒下來的沈玉樓。

    沈玉樓捂住傷口:“快將尸體處理了,若是有人來見到了,就不好了,縱然是李宰輔,出了這樣的事情,也會吃不消的。”

    “管他們做什么,我馬上帶你去尋阿九。”李少游急了,將沈玉樓攙扶起來,就要帶他離開這里。

    “少游,不能將尸體留在這里,否則會給清絕他們帶去大麻煩的,清絕好不容易坐穩蘭城,還有你爹,身居高位,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他,若是因此事連累你家人,我玩死難辭其咎。”沈玉樓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我懷里有化尸水,只需要將他們的尸體化掉就行了,快去。”

    李少游咬牙,讓沈玉樓靠著墻坐下,從沈玉樓的懷里摸出化尸水,將尸體全部化掉,確認所有的尸體都化成了一灘血水,沒有任何的遺留,這才帶著沈玉樓離開。

    李少游他們一走,段飛出現在巷子里:“到是沒看出來,一身浩然正氣的李少游也有心狠手辣的一面。”

    正準備離開,腳下卻踢到一個東西,赫然是一個人頭,段飛拎起來一看,嘴角抽了抽,這李少游是有多粗心,竟然將沈玉珂的人頭留在現場,這不是給老大添麻煩嗎?

    段飛將現場處理干凈,確認沒有任何的遺留后,這才飛檐走壁離開,仿佛這個小巷子從來沒有來過人一般。

    洛清絕帶著月云兮正在參加猜燈謎的活動,月云兮喜歡作為獎品的七彩琉璃燈,洛清絕打算拿下頭名,將七彩琉璃燈送給月云兮,段飛突然擠到洛清絕的身邊。

    “老大,我趕過去的時候,李少游他們已經動手了,人全殺了,現場我已經處理干凈了,只是,沈玉樓受了重傷,怕是需要小嫂子前去救治。”段飛壓低聲音道。

    洛清絕蹙眉,看向擂臺上掛著的七彩琉璃燈,再看看月云兮,想要拿到燈再說,可是救人如救火,沈玉樓也不知道傷得如何了,還是先回去看看。

    “阿九。”洛清絕十分果斷的做了決定,將月云兮抱起來,“沈玉樓受傷了,需要你幫忙。”

    月云兮臉色一變:“那我們快走,大哥,我們有事去處理,你先玩著,伍六,替我把大哥照顧好了,等燈會結束,記得把大哥安全送回去。”

    “好的。”伍六點頭答應下來,停下追上去的腳步,轉而跟在百里笙默的身后,充當一個合格的護衛。
安徽快三预测和值